四幕戏 第一幕戏:给深爱的你10(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10.

    第二天童桐陪我飞雅加达,我妈送我去机场,我们在咖啡厅里待了一阵子。

    前半小时我坐那儿翻杂志,我妈沉默地喝咖啡,她一直不太看好我和聂亦,这时候居然没有说风凉话,我果然还是她亲生的。

    时间快到了, 我妈酝酿了半天,开口跟我说:“非非,你小时候喜欢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她停了一下,说:“阿加莎本身也很有意思,她一生有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因为所托非人而以失败告终,但她是个善于总结的人,正因为有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第二次婚姻她经营得非常好。”她总结:“你看,世上从没有绝对的坏事,只在于人的看法,聪明人能从所有不好的事情中汲取好的元素,并且为己所用,从而一生受益。”她问我:“你懂我说的是什么?”

    我说:“嗯,只要您不用比喻句,您说的话大多我还是能听懂。”

    我妈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似地从包里拎出个东西,我一看,是本砖头厚的德语词典。

    我妈特别淡定地把那本字典递给我:“要实在想不开呢,就再学一门语言转移一下注意力,我听人说这辈子学德语的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既然难度系数这么大,治疗个情伤什么的应该是不在话下。”

    我礼貌地跟她推辞,我说:“妈,您真是太客气了,这就不用了……”

    我妈说:“那不成,你远在印尼,要东想西想我也看不见,我得多担心,你每天背一百个单词我就安心了,好好背啊,我会记得每天晚上给你打电话抽查进度。”

    我含泪收下了我妈给我的赠别礼物。

    童桐在登机口和我会和,看我手里砖头厚的词典,大为惊叹:“飞机上不能带管制刀具,所以非非姐你就专门带了本词典防身吗,好家伙,这么厚,砸人可了不得。”

    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她顺手把词典接过去掂了掂,哇啦叫:“我靠,这么重。”

    我把墨镜拨拉下来,觉得前途真是一片灰暗,颓废地跟她说:“这是知识,知识,就是这么沉重。”

    今天六月十号,农历五月十六,据黄历记载,宜嫁娶、纳彩、订盟,没说宜出行,但天朗气清,万里无云,一看就是出行好日子。

    我在飞机上碰到几天前还和我一块儿斗酒的谢明天,就坐我后排,戴一副超大墨镜遮住半张脸,主动跟我打招呼:“聂非非?”

    我看了好半天才认出她来,跟她点头:“谢小姐。”

    她把墨镜拨到头顶,抬手做出一个制止的姿势道:“就叫我谢明天,咱们俩虽然认识得不太愉快,但我真挺服你的,大气。聂非非,咱们能在这趟飞机上前后座也算是有缘分。”

    她笑:“我这人吧有时候是挺损,没遇到就不说了,但既然遇到了,我还得给你道个歉。”

    我也笑,我说:“咱们这还真有点不打不相识,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又问她:“你去印尼是公干?”

    她说:“正拍一部电影,叫《当驻马店和六盘水在巴厘岛相遇》,先去雅加达取点材,再飞去巴厘岛实地拍摄。”

    我愣了好一会儿,说:“当驻马店和六盘水什么?”

    她说:“哦,就是讲来自河南驻马店的一个文艺女青年去巴厘岛旅游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来自贵州六盘水的文艺男青年,两个人一见钟情,然后陷入了爱河的故事。”

    我说:“这题材倒是挺新颖,你演那文艺女青年?”

    她说:“不,我演出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一个华人,在巴厘岛打工当女服务员。其实这电影最早名字叫《当驻马店、六盘水和吉尔吉斯斯坦在巴厘岛相遇》,但申报广电备案的时候广电总局说名字太长建议精简一下,出于爱国考虑,驻马店和六盘水不能删吧,就删了吉尔吉斯斯坦。但六盘水文艺男青年的真爱不是驻马店文艺女青年,而是吉尔吉斯斯坦女服务员,但最后吉尔吉斯斯坦得了重病,六盘水就还是和驻马店在一起了,所以这电影是双女主,我演其中一个女主。”

    我说:“……哦。”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恭维这部电影,想了半天,说:“看来你们是冲着得奖去的。”

    她有点惊讶,说:“导演就是冲着得奖去的。”

    我们接着又谈论了一些有关这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