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一幕戏:给深爱的你12(1/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海有很多种颜色。近岸区的碧绿,远海区的蔚蓝,要是海洋中有红藻群栖,还会呈现出火烧似的朱红。但所有的海洋在夜晚都是黑色的。

    酒会已经离开我们老远,沿海岸线丛生的热带树将它隔断在我们身后,隐隐只透出一点光和飘渺的钢琴声。钢琴师终于放弃了印度舞曲,开始弹奏一些欢快的欧洲小民谣。

    我和聂亦并肩而行,我将鞋子提在手上,脚下的白沙又细又软。走了一阵我就笑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缘分,怎么会在这里碰到。”

    这寂静的海滩只有我们两个人,怎样说话都像是私语,晚风将他的声音带到我耳边:“早知道你在这里。”

    我奇道:“你知道?”

    他看了我一眼:“《深蓝·蔚蓝》上一期刊登了你在这里的两幅作品。”

    聂亦有看杂志的习惯,且兴趣广泛,上到天文中至地理下到海洋无一不包揽。

    想起昨晚那只镯子,我恍然:“所以那只镯子是你从国内特地带来给我的?”了解到这一点却更加茫然,我问他:“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送我只镯子?”

    他答:“那是奶奶给你的,17号你生日,她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惊讶:“奶奶不是刚动了手术没多久还在修养中吗?”

    他点头:“伯母有和你说起奶奶的状况?”

    我叹气说:“不是我妈主动跟我说的,我妈现在整个对你们家的意见都很大。咱们分开得挺匆忙,那时候我没想起来你急着找个未婚妻是为了让奶奶安心进手术室,后来想起这一茬,挺担心万一奶奶不喜欢简兮不肯进手术室怎么办,就从我妈那儿旁敲侧击了下。”

    他沉默了三秒钟,说:“伯母那边怎么挽回,确实是个问题。”

    我说:“嗨,尽量不碰面就好了,反正以后你和我妈也不太会有什么交集。”

    他不置可否,转移话题道:“想知道奶奶的情况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你有我的号码。”

    我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我把他号码给搞丢了,胡乱编借口道:“这怎么行,照八点档的剧情,你就该误会我是对你余情未了,借口找你通话说是探问奶奶,其实只为了听听你的声音。”编到后来竟然觉得这借口挺靠谱,忍不住笑道:“可不能让这样的误会发生。”

    他看我一眼:“余情未了?如果非要误会余情未了,我大概只可能误会你对潜水器余情未了。”

    我半真半假:“咦?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想想说:“还真是,好大一笔钱。”

    他停下脚步,看了我一会儿,眼中竟然有丝戏谑,他伸手:“手机给我。”

    我说:“唉?”疑惑地把手机递给他。

    他划开屏保,边往手机里存号码边道:“以后记得经常备份通讯录,这样就算手机丢了也不会遗失重要号码,要是不会,让你助理帮你备份。”

    我愣了。

    他把手机还给我:“刚才那个余情未了的借口是现编的?”称赞我:“编得不错。”

    我说:“……聂亦你知道我手机丢了还让我给你电话,你……唉等等,我手机弄丢了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

    他云淡风轻地就把童桐给卖了:“昨晚你助理告诉我的。”

    我含恨说:“回去我就把她给开了。”

    他说:“正好我那儿还缺一个助理。”

    我说:“你秘书室人已经够多了,请那么多助理你浪费不浪费?就不能学学我,统共就一个生活助理,多么节省。”

    他了然:“所以你才常常丢手机?。”

    我假意生气:“别再刺激我了啊。”嘴角却控制不住地翘起来。看到聂亦我就忍不住觉得开心,和他的每一句谈话可能事后回想都再平凡不过,可此时却觉得它们统统都那么有意思。

    前面棕榈树下有个双人躺椅,他回头看我:“去那儿坐坐?”

    今晚是个星夜,天上群星浩繁,星光散落在海洋上,令海波泛起银光。海风轻柔,摇晃着南国的棕榈,以夜为幕,投下深浅不一的影子。漂亮得简直能和安徒生笔下人鱼公主出现的海夜有一拼。

    我们在藤制躺椅上躺了好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