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二幕戏:爱若有他生02(1/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02.

    十月七号那天的太阳,是2017年秋天最好的一个太阳。明明之前S城一直下雨,那天早上却突然大放晴光,太阳从东方升起来,阳光普照大地,被秋雨洗礼得恹恹欲睡的S城就跟突然被金子砸醒似的,要是长了腿,估计都能欢天喜地地爬起来一路狂奔过香川河,去跟对面的M城弹冠相庆。

    我和聂亦就是在这一天结婚。

    结婚前一天康素萝照惯例又来和我开睡衣派对。

    亲戚朋友中,就她一人知道我结婚的真相,刚开始还表现得忧心忡忡,但自从听说V岛上那个槲寄生之吻后,突然对我和聂亦信心倍增。

    她充满感情地开导我:“你看聂亦都主动吻你了,那起码是对你有点好感吧?你再加点儿油,他喜欢上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接着你再再加点儿油,他爱上你我看就指日可待了!说真的,酒会那晚之后你俩十多天待一块儿,你就没有跟他再约会过?”

    我那时候正捧着杯子喝牛奶,回她:“我又不是变形金刚,说加点儿油就能加点儿油,唉对了,变形金刚是加柴油还是加汽油来着?”

    她说:“哦,这个我知道,变形金刚有加柴油的也有加汽油的,像擎天柱因为是货车所以加的是柴油,大黄蜂是跑车嘛,加的就是汽油。”

    我说:“哦,汽油,你一说汽油我就想起来,听说最近油价又要涨了。”

    她说:“可不?经济复苏了嘛,石油需求也上升了,你知道昨天WTI原油期货收盘价格是多少吗,近三年新高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说:“性价比合适的可替代性能源还没研究出来?”

    她说:“一直在研究,但完全可替代我看够呛,前几天正好看了篇论文……唉不对,我觉得我们刚才谈的好像不是这个……”

    我说:“让你少熬夜,一熬夜记性就变差你还不相信,看吧。那今晚咱就不熬了,我先去睡了啊。”

    她正冥思苦想,下意识回我:“你不睡这边?”

    我说:“最近有点神经衰弱,我去隔壁客房睡。”

    她说:“哦,那好吧。”

    刚走到房门口,康素萝啊了一声,突然小旋风似地刮过我身边站在门口挡住去路:“聂非非你丫的,差一点我就着你道了,我们最开始不是在谈你和聂亦吗?我不是在问你和聂亦之后有没有约会吗?”

    我打量她:“你居然想起来了,不错嘛。”

    她说:“看来之后你俩根本没约会。”

    我无奈道:“你真执着啊。”

    她恨铁不成钢:“印尼那些海岛那么美,简直专为谈恋爱而生,你俩一块儿待了十多天,不约会都干嘛去了?”

    我想了三秒钟,回她:“献身。”

    她眼睛一亮,话都说不利索:“你们真、真直接,会都没约就直接为彼此献、献身了。”

    我说:“不是彼此,是分别。”

    她表示不能理解。

    我说:“我为艺术,他为科学。”

    她说:“……你妹。”

    事实上,酒会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淳于唯他们就离开V岛,去了一百二十海里开外的另一个旅游岛。几个搞海洋探索的科学家朋友在那里发现了新种类水母,说是他们自带的摄影师水土不服住院了,邀我们赶过去江湖救急帮个忙。

    最开心要数淳于唯,他新近分手,和宁致远打赌又输了钱,简直情场赌场两失意,正感到空虚寂寞冷,原本都要撇下我们直接打道回意大利了,听闻此行的目的地Z岛居然是个旅游天堂,美女云集,立刻表现出了对这趟工作的极大热情。

    宁致远至今没从淳于唯那儿拿到赢得的赌资,看他很不顺眼,已经上岛了还妄图将他劝退,不客气地跟他说:“唯少,你看,其实对方有专业潜伴,我们已经不太用得上你了,你在这儿跟着也是累赘,听说你下月还有个探险项目?不如就此回意大利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再说,亚平宁半岛的姑娘们两月不见你了得多想你啊。”

    淳于唯一脸凄然:“宁宁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是想把我劝回去,然后你好背着我在这里搞外遇是么?”

    船长导游连同来迎接的朋友集体回头惊恐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