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25 第二幕戏:爱若有他生11(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023年9月29号,那天晚上一直下雨。

    傍晚的时候聂亦想起来和聂非非的第一次约会,那是2017年10月2号,已经过去六年。六年前的往事为什么突然闯进脑海,也许是下午回来时在回廊上看到了徐离菲。

    十天来他没有去看过她,十天前他去长明岛接她时对她说:“明天我们转院。”但他没有告诉她,治疗她的最好医院其实是他家里。三年前为了治疗聂非非,他将位于清湖的半山庭园变成了治疗基因病最好的私人医院。

    褚秘书将她安排在她曾经住过的房间,她没有半点记忆。听说她问过褚秘书:“这是哪里?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我是谁?”听说她还试探地问过褚秘书:“我是不是聂非非?”

    “这是聂氏制药的聂家,你生了病,只有Yee能够治好你,你是徐离菲,你爷爷生前是先生的好友。”而至于最后那个问题,褚秘书当然没法回答。

    非非,徐离菲。同样的病,同样的症状,同样周期的同样病情数据,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凌驾于自然法则之上,所以他能给予她生命却无法给予她健康。褚秘书夸了海口,她的确生了病,也许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身体的病症,但三年前他不曾治好自己的妻子,如今对她同样无能为力。

    她问得好。她是谁。

    两月前传出她和阮奕岑的婚讯,在长明岛的茶室,阮奕岑咄咄逼人同他宣战:“菲菲她改名换姓生活在这儿一定是想重新来过,不管你和她曾经发生过什么我都不会放手,这次是我先找到她,你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好运。”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阮奕岑,说着仿佛曾经为爱绝望神伤的话,倒是有一双从来没有经历过绝望的眼睛。他放下茶杯问他:“你以为她是非非?她不是。”

    阮奕岑傲慢地挑眉:“爱着你的聂非非才是聂非非,爱着我的聂非非,对你而言就不是聂非非了,是吗?”

    他做自然科学研究,曾经他坚信,只要那个生命体基因组全部基因的排列顺序仍同她一样,那么那就是她。可假如生物学上她依然是她,感情上她却不再记得他,不再亲近他,不再需要他,那她还是不是她?这问题并不像阮奕岑可以问出的那样肤浅。

    他最想要的是她活着。

    他平静地回答他:“她爱着谁都好,只要她还活着。”

    只要她还活着。

    晚上他住在回廊旁的小工作室里。说是小工作室,其实之前是个观景平台,因为待的时间多,后来让管家加了玻璃墙和顶盖。平台前有一片水景,浅浅的池塘里养着睡莲和雨久花,偶尔有观赏鱼在其间嬉闹,旁边种了些栀子和湘妃竹,木栏上爬满了藤萝。

    从前聂非非很喜欢这个地方,常拿个Ipad躺着玩填字游戏,他也时常坐这儿看书。

    不知道她玩的什么填字游戏,没两分钟就会叫他的名字,问题还古怪得五花八门:“唉聂亦,昆丁·塔伦蒂诺有部什么经典之作来着?”“唉聂亦,夺得过世界杯和欧洲杯的意大利守门员是谁来着?”“唉聂亦,《风云》中聂风的独门武功叫什么来着?”“唉聂亦,黄花菜的学名是什么呀?”

    她也有自觉的时候,会惭愧地跑来问他:“唉聂亦,你是不是觉得我有时候特别吵?”

    他回她:“不然呢?”

    她就诚心诚意地替他哀愁:“那娶都娶了,也不能退货不是?”

    他漫不经心:“也不是不能……”

    她就蹭到他的身后,一只手撑住沙发的扶手,头靠在他的肩上,嘴角带笑看他:“忍了这么久没退货,还是舍不得是不是?”

    他还记得她的长发拂在颈边的触感,还是舍不得是不是?

    她离开后他时常一个人待这儿,偶尔夜里会住在这个地方,住在这儿的时候他就会梦到她,就像这个一直下雨的秋夜。半夜时他听到她在耳边悄悄和他说话:“嘿聂亦,我们来约个会吧。”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却忍不住伸手给她:“带你去个地方。”她就将右手很轻地放进他的掌心,声音里带着一点甜软的暖意:“好啊。”背景是六年前那座海岛餐厅,抹了草莓酱的吐司被她吃掉一半,喝光的牛奶杯沿上印着一圈淡淡的口红印,是很衬她的橘色。

    并不是每一个梦都能和回忆契合得分毫不爽。实际上六年前她对他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