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25 第二幕戏:爱若有他生11(2/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出约会的邀请并不是在那座餐厅里,当他对她说“带你去个地方”时,她也并没有那么柔软地立刻回答他好啊,她的眼神有些疑惑,然后像是想通什么似地笑了:“唉聂亦你要给我惊喜么?”她将食指放在嘴唇上:“那等我去好好打扮一下~~~”

    那时候他带她去的地方是紧邻着印度洋的一大片野生动物保护区,有草原也有湿地和雨林地貌。他少年时代喜欢极限运动,常来这里越野,曾经数次穿越附近的原始雨林。

    那天她打扮得很好看,跟他穿同样的白衬衫黑长裤,脚上套一双紫色的芭蕾舞平底鞋,头上戴一顶大大的草帽。当越野车在热带草原上急速奔驰时,她单手用力按住草帽,银色的耳线被风吹得后扬,有一点格外的亮光反射在她雪白的颈项上。

    多年后他自己都会疑惑,那时候明明在开车,为什么她坐在他旁边的模样他会记得那么清楚。

    为了不影响他开车,那天她话很少,但是眼睛里的光却遮掩不住。第一次在水园见她妈妈时就听说过,她喜欢大自然,小时候最喜欢看海洋纪录片,后来做了水下摄影师,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就变成了丛林探险纪录片。

    开过一片稀树草原,旁边就是蓝色的印度洋,午后的海岸格外宁静,显得海潮越发凶猛起来,印度洋和作为陆间海的地中海不同,海潮极难有平静的时候。

    沙滩上游人寥寥,他们在那儿下车,她脱下鞋子一直走到与海水相接的湿润沙地上:“唉聂亦,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每当她要问他个什么的时候,总是以二声的唉起头,有一种特别的轻软意味。

    他答她:“不是想来海边走走?”

    她喃喃:“我是想来海边走一走,不过酒店外边的海滩就可以,像这样坐两小时飞机再开一小时车……这只不过是个分手约会……”

    他想,接下来她就会说:“聂亦,你做事真是很认真。”她果然回头,嘴角噙着微微的笑:“聂亦,你做什么事都这么完美。”

    他明白这赞美其实并不需要他回应,却还是开口:“我喜欢这里,想带你来看看。”

    实际上,并不是每一件事他都会认真对待,只是如果这是他能给她的最后一天,他想要让她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从前以为他珍惜她是因为她是他的家人,在玉琮山时才想清楚其实不是。对她好的时候,他一直是将她看做一个女人而非家人,可当他想告诉她他的结论时,她已经决定去寻找更正确的人,而那个人也出现了。

    他还记得那次酒后她和他谈起她的初恋,大她三岁的学长,天才式的少年,年少成名,她一直在追逐他的脚步。褚秘书上午时传来资料,那人应该是许书然。

    她身边年少成名的天才也许很多,但大她三岁的学长除了他,只还有一个搞文艺的许书然。他和她虽然同一个中学,但他跳级太多,她入学时他已经离开很久,他们应该没见过面,他自然不可能是她所崇拜的学长,何况他研究的是她不感兴趣的自然科学。许书然和她同一所中学,同一所大学,十来岁时摄影成名,后来才开始转做导演。二十岁前她和许书然走的几乎是同一条路。

    早餐时看到他们一起聊天,她看上去很高兴,眉眼间笑意生动。

    追了这么多年,她终于追到这一天。

    她对他说,希望他能成全。

    成全,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全新的词汇。

    思绪被一阵笑闹声打断。

    海潮涌上来,浅碧色的海水像是有生命的藤蔓植物,挣扎着覆地曳行,目标是沙滩的最高处。天很蓝,透明的空气中,云似乎都是立体的形状。她站在潮水中提高裤腿一脸遗憾:“这时候要有个冰激凌,就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好的约会了。”

    他站在她身侧帮她挡住海风:“知不知道什么叫想太多?”

    他这么同她说话时她从来无所畏惧,并且绝对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果然,她开始和他讲道理:“也就是我们这种浪漫不拜金的女孩子这时候拿个冰激凌就能搞定了,你要遇上拜金流的姑娘,哪里有这么好哄,起码得让你弄一艘五十米的游艇搁这儿让她躺着吹风才算完。”末了突然顿悟:“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啊你说是不是,不好哄就说明不好骗,得赶紧学起来啊。”

    她胡说八道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