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八章(3)(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刚转过身来,却不着意迎面撞上一副硬邦邦的胸膛,从头到脚的酒气。

    我揉着鼻子后退两步,定睛一看,面前一身酒气的仁兄右手里握了把折扇,一双细长眼睛正亮晶晶将我望着。一张面皮还不错,脏腑却火热炽盛,皮肉也晦暗无光。唔,想是双修得太勤勉,有些肾虚。

    扇子兄将他那破折扇往我面前潇洒一甩,道:“这位公子真是一表人才,本王好生仰慕。”

    咳,倒是一位花花王爷。我被他扇过来的酒气熏得晃了晃,勉强拱手道:“好说好说。”便牵着糯米团子欲拐角下楼。

    他一侧身挡在我面前,很迅捷地执起我一只手,涎笑道:“好白好嫩的手。”

    我呆了。

    就我先前在凡世的历练来看,女子抛头露面是容易遭觊觎些,却不想如今连个男子也甚不安全。

    糯米团子嘴里含着块绿豆糕,目瞪口呆地瞧着扇子兄。

    我也目瞪口呆地瞧着扇子兄。

    扇子兄今日福星高照,竟揩到一位上神的油水,运气很不得了。

    我因头回被个凡人调戏,很觉新鲜。细细瞧他那张面皮,凡人里来说,算是很惹桃花的了,便也不与他多作计较,只宽宏大量地抽回手来,叫他知趣一些。

    不成想这却是个很不懂事的王爷,竟又贴近些,道:“本王一见公子就很顷心,公子……”那手还预备搂过来摸我的腰。

    这就出格了些。

    我自然是个慈悲为怀的神仙,然凡人同我青丘毕竟无甚干系,是以我慈悲得便也很有限。正欲使个定身法将他定住,送去附近林子里吊个一两日,叫他长长记性,背后却猛地传来股力道将我往怀里带。这力道十分熟悉,我抬起头来乐呵呵同熟人打招呼:“哈哈……夜华,你来得真巧。”

    夜华单手搂了我,玄色袍子在璀璨灯火里晃出几道冷光来,对着茫然的扇子兄皮笑肉不笑道:“你调戏我老婆,倒调戏得很欢快么。”

    我以为,名义上我既是他将来的正宫帝后,那便也算得正经夫妻。此番却遭了调戏,自然令他面子上很过不去。他要将我搂一搂抱一抱,拿住调戏我的登徒子色厉内荏地训斥一番,原是很得体的事。我便装个样子在一旁看着就好,这才是我唱的这个角儿的本分。

    糯米团子咽下半只糕,舔了舔嘴角,甚沉重与扇子兄扼腕道:“能将我阿爹引得生一场气,你也是个人才,就此别过,保重!”

    说完十分规矩地站到了我身后。

    扇子兄恼羞成怒,冷笑道:“哼哼,你可知道本王是谁么?哼哼哼……”

    话没说完,人便不见了。

    我转身问夜华:“你将人弄去哪了?”

    他看了我一眼,转头望向灯火阑珊处,淡淡道:“附近一个闹鬼的树林子。”

    我哑然,知己啊知己。

    他看了那灯火半晌,又转回来细细打量我:“怎的被揩油也不躲一躲?”

    我讪讪道:“不过被摸个一把两把么?”

    他面无表情低下头来,面无表情在我嘴唇上舔了一口。

    我愣了半晌。

    他面无表情看我一眼:“不过是被亲个一口两口么?”

    ……

    本上神今日,今日,竟让个比我小九万岁的小辈轻,轻薄了?

    小糯米团子在一旁捂了嘴吃吃地笑,一个透不过气,被绿豆糕噎住了……

    夜里又陪团子去放了一回河灯。

    这河灯做成个莲花的模样,中间烧一小截蜡烛,是凡人放在水里祈愿的。

    团子手里端放一只河灯,嘴里念念有词,从六畜兴旺说到五谷丰登,再从五谷丰登说到天下太平,终于心满意足地将灯搁进水里。

    载着他这许多的愿望,小河灯竟没沉下去,原地打了个转儿,风一吹,倒也颤颤巍巍地飘走了。

    夜华顺手递给我一只。

    凡人祈愿是求神仙保佑,神仙祈愿又是求哪个保佑。

    夜华似笑非笑道:“不过留个念想,你还真当放只灯就能事事顺心。”

    他这么一说,倒也很有道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