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一幕戏:给深爱的你04(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在美容院和康素萝碰头,她一脸阴沉,眉毛差一点就要拧到额头上去。康素萝长相甜美,就算做出阴沉样来也是一种甜美的阴沉。但我还是关怀了她一下,我说:“康素萝你这一脸菜色难道是又有学生在你的课上看唐七的小说?”

    康素萝哭丧着脸说:“你还来调侃我,你知不知道林琳云说你坏话,我都气炸了,跟她吵了一架,结果居然没吵赢。”

    我想了半天,我说:“林琳云……谁啊?”

    康素萝说:“就我们隔壁邻居,家里卖电器的,听说以前高中和你一个班。”

    我说:“我忘了高中班是不是有这么号人了,可能这人太没存在感了,她说我什么来着,值得你气成这样?”

    她嗫嚅着说:“就假清高啊、自我啊、不合群啊、老觉着自己特美什么的。”

    我说:“妈的。”

    她赶紧说:“你别气,别气啊。”

    我拿出个小镜子来特别认真地照了照,跟她说:“但我真觉着我挺美的,你觉得呢?”

    康素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美你妹啊。”

    我妈那时候正打电话过来,我按了免提,我妈在电话那边第一句话就是:“刚刚谁在说脏话。”

    我立刻把康素萝卖了,我说:“是康康。”

    康素萝不甘示弱说:“伯母,非非正背着您抽烟呢。”

    我一没留神从椅子上摔下来,连忙对我妈说:“那就是个香烟形状的棒棒糖,别听康素萝乱讲,我又不是什么不良少女,为了扮酷还专门找根烟来抽哈哈哈。”

    我妈说:“别跟我哈哈哈,有正事,你把电话先接起来。”

    直到车子发动,我仍在回味我妈电话里的话。

    我妈沉痛地跟我说:“聂非非,你雀屏中选了,聂家的儿子想请你喝个茶。”

    我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每个昨晚去相亲的都被聂家的儿子请去喝茶了吧?”

    我妈说:“不瞒你说,我第一反应跟你一样一样的,还让你爸去打听了一下。但据说就只有你被请去喝茶啊,你说你连妆都没好好画,你还穿了条丑得惊人的土黄色礼服裙,聂家儿子到底看上你什么了?”

    我说:“开玩笑,区区一条土黄色礼服裙怎么掩盖得住我炫酷的气质。”

    我妈啪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但十秒钟之后她又打了过来。

    照我妈的意思,就算我真有什么魅力让聂家儿子对我一见钟情,但聂家为什么急着娶媳妇儿大家心知肚明,她郑丹墀绝不是卖女求荣之辈,她的建议是出于社交礼貌,下午这个约我还是得赴,但她希望我在和聂家儿子喝茶的过程中,表达一下我们家没有攀龙附凤的想法,有礼貌地将对方的垂青婉拒掉。对这件事我和我妈的看法不同,我觉得婉不婉拒还是等看了对方的脸再做决定,万一长得好看其实也可以先交往一阵子。

    喝茶的地方定在一瓯茶。一瓯茶是个茶文化园,听说这名字来自唐诗中的“酒醒春晚一瓯茶”。园子里有十来家茶社,建园之初,这些茶社已被本市各大公司定购做私人会所,主要用于招待各自的贵宾客户,因此不对外开放。聂家的茶社名字很有意思,叫香居塔。

    我开车找了半天才找到正门,停好车在门口做了身份识别,一个穿藏青色连衣裙的高个美女要领我进园,我将墨镜摘下来跟她说:“你给我指一下从这儿到香居塔怎么走就成,我自个儿进去。”

    园子里种了许多园林树,我能认出来的是刺槐和凤凰木,正值花期,花簇从绿得鲜亮的叶子里冒出来,像一盏盏宫灯挂在树间。园林深处,露出一座极有古意的仿唐代木造式建筑,照刚才那高个美女的说法,这就是香居塔。

    门口没半个人影,长长一排屋子只有居中的一间开着门,我脱了鞋打那道门走进去。入眼的首先是副五色帘,撩开帘子是个小巧的外间,又有一道帘子,隔开内里的茶室。透过帘子能看到茶案上搁着个银制风炉,咕嘟咕嘟煮着水,茶案后穿深色亚麻衬衫的男人席地而坐,正低头翻看着一本什么书。

    我咳了一声边说打扰了边撩起隔断茶室的五色帘,男人从书上抬起头来。

    我手里还握着一大把琉璃珠帘,毫无征兆地就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