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十三章(2)(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第十三章(2)

    毕方斜觑了一眼夜华,没再说话。

    夜华将药碗放在桌案上,因毕方正占着床边,便只在桌案旁坐了,凉凉地,也没甚言语。

    厢房里一时静得很。

    得了这个空闲,我正好把将将毕方的一番话理个顺畅。他方才说因我同夜华有了婚约,才将一颗真心藏了。

    他这一颗真心却也藏得忒深沉了些,这么万儿八千年的我竟一丝都没瞧出来,啧啧啧。

    我虽对毕方没那不正经的心思,可他说思慕我,如今回过味来,却叫我偷偷地有些欢喜。因自桑籍退婚,天君颁下那桩天旨下来,我那本该在风月里狠狠滚几遭的好年纪,便孤零零地就过了,总归比同年纪的神仙们无趣了不少。虽面上瞧不大出来,其实我心里是很介yì 这个事情的。是以毕方表了这个白,便表出了我积压了五万年的一腔心酸和一腔感动。

    我觉得即便遂不了毕方的意,那拒绝的话也要说得十分温存,万不能伤了他的心。便讷讷开口道:“这个,终归是他们天族的订婚在前,我同你,呃,我同你也只得是有缘无分。你说思慕我,我其实很欢喜。但凡事,凡事也要讲个有前有后不是?”

    毕方的眼睛亮了亮,道:“若你能同我一起,我愿意将天族得罪个干净。”话毕瞟了夜华一眼。我才将将注意到,袅袅的药雾里,夜华的脸色已难看得不能用言语形容了。

    夜华摆出一副难看的脸色来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也明白,身为他未过门的媳妇儿,却当着他的面同另一个男子商议风月之事有些荒唐,大大地驳了他的面子。但我同毕方实在光明正大,且此番原是他来得不巧,我总不能因了他误打误撞闯进来就给毕方钉子碰。毕竟我同毕方的交情也算是不错的。

    这么在心中掂量一遭,我甚好心同夜华道:“不然你先出去站站?”

    他没理我,低头去瞧那碗乌漆麻黑的汤药。

    毕方又坐得近我一尺,柔声道:“你只说,你愿不愿同我一起?”

    当着夜华的面,他这么也委实胆肥了些。

    我讪讪地:“你也晓得我是很重礼数的,既然天族将我定下来,我断不会主动来起些什么事端让青丘和九重天上都为难。你这份心意我便承了,也感激得很。但我们两个实在有缘无分,多的便都不再说了,你对我的这个念想,若还是泯不了,便继xù 藏起来罢,终归我知晓了你的这份心,长长久久都不敢忘记的。”

    我自觉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无懈可击,既全了毕方的面子,也全了夜华的面子。

    毕方木然地将我看了一会儿,叹了回气。又帮我掖了掖被角,便转身出房门了。只夜华仍坐在桌案旁,一张脸隐在药雾里,看不太真切。

    我睡一觉,这精神头恢复得其实只十之一罢了。同毕方这一通话说得,且惊且喜且忧且虑,大大伤了一回神。但心里仍惦念着要去炎华洞一趟,此时夜华却正正坐在我厢房里,有些不便。我琢磨着得找个名目将他支会开,想了一想,遂气息奄奄与他道:“唔,劳烦把药给我,突然有点犯困,吃了药我便想好好睡一会儿,你去忙你的罢。”

    他嗯了一声,将药端过来。

    良药苦口,这药苦成这样,想来确然是味良药。一碗汤药下肚,苦得我从头发尖尖到脚趾头尖尖都哆嗦了一回。

    夜华接过碗放在一旁凳子上,却并不走,只侧了头看我,道:“你可晓得,回回你不愿我在你跟前守着时,找的理由都是犯困?此时你也并不是真的犯困罢?”

    我怔了一怔。

    诚然这是我找的一个借口,然我这一趟却千真万确地头一回同他使,万谈不上什么回回的。

    我尚且还在思忖这个回回,他却已来揽了我的腰身。因此番我伤得重些,便不自觉化了原身养的伤,狐狸的身形比不得人,腰是腰腿是腿的,他却还能分得出一只狐狸的腰身,我佩服得很。

    他声音有些低哑,缓缓地:“浅浅。”

    我嗯了一声。

    他却只管搂着,没再说什么。半日,终归又挤出来一句:“你方才说的,全是真心?”

    我有些发懵,方才我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