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十五章(2)(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折颜挑着这个时辰同四哥赶回青丘来,自然并不只为了同我谈今夜的天色。说是毕方半下午给报的信,信中描述我被人打得半死不活。他们以为这样的事真是千载难逢,想来看看我半死不活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就巴巴地跑来了。

    我咬着牙齿往外蹦字道:“上回我半死不活的时候,确然有些失礼,没等着你老人家过来瞧上一瞧,便擅自好了,真是对不住得很,这回虽伤得重些,却并不至于半死不活,倒又要叫你老人家失望了。”

    折颜漫不经心笑一阵,将手上的折扇递给我,呵呵道:“既惹得你动了怒,不损些宝贝怕也平不了这么大一滩怒气,罢了,这柄扇子还是请西海大皇子画的扇面,便宜你了。”

    我喜滋滋接过,面上还是哼了一声。

    回狐狸洞时,折颜同四哥走在最前头,我同夜华垫后。

    夜华压低了声音若有所思:“想不到你也能在言语间被逗得生气,折颜上神很有本事。”

    我捂着嘴打了个呵欠:“这同本事不本事却没什么干系,他年纪大我许多,同他生生气也没怎的。若是小辈的神仙们言谈上得罪我一两句,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我总不见得还要同他们计较。”

    夜华默了一默,道:“我却希望你事事都能同我计较些。”

    我张嘴正要打第二个呵欠,生生哽住了。

    迷谷端端站在狐狸洞跟前等候。戌时已过,本是万家灭灯的时刻,却连累他一直挂心,我微有汗颜。

    尚未走近,他已三两步迎了上来,拜在我跟前,脸色青黑道:“鬼族那位离镜鬼君呈了名帖,想见姑姑,已在谷口等了半日了。”

    夜华脚步一顿,皱眉道:“他还想做什么?”

    折颜拉住方要进洞的四哥的后领,哈哈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日运气真不错,正赶上一场热闹。”

    我脚不停歇往洞里迈,淡淡吩咐迷谷:“把他给老娘撵出去。”

    迷谷颤了一颤,道:“姑姑,他只在谷口等着,尚未进谷。”

    我了然点头:“哦,那便由着他罢。”

    折颜一腔瞧热闹的沸腾热血被我生生浇灭,灭得火星子都不剩之前垂死挣扎:“什么恩怨情仇都要有个了结,似你这般拖着只是徒增烦恼,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夜就去将他了结了罢?”

    夜华冷冷瞟了他一眼。我抚额沉思了会儿,慎重道:“我同他确然再没什么可了结的了,该了结的已经了结完了。”折颜眼中尚且健在的一咪咪火光,唰,熄得很是功德圆满。

    狐狸洞因不常有客,常用的客房便有且仅有一间。如今,这有且仅有一间的客房正被夜华占着,大哥二哥旧时住的厢房又日久蒙尘,折颜便喜滋滋赖了四哥与他同住,总算弥补了未瞧着热闹的遗憾。

    虽着了迷谷回屋安歇,他却强打精神要等外出寻我的毕方,我陪他守了会儿,接二连三打了好几个呵欠,便被夜华架着送回去睡了。

    迷谷甚贤惠,早早便预备了大锅热水,令我睡前尚能洗一个热水澡,我满yì 得很。

    第二日大早,夜华便来敲我的门,催我一同去天宫。我因头天下午睡得太过,到晚上虽呵欠连连,真zhèng 躺到床上,却睡得并不安稳。恍一听到夜华的脚步声,便清醒了。

    他已收拾得妥帖,我在房中左右转一圈,只随手拿了两件衣裳,顺便捎带上昨日新得的扇子。

    我长到这么大,四海八荒逛遍了,却从未到过九重天上,此番借着夜华的面子得了这个机缘,能痛快游一游九重天,令我沉寂的心微感兴奋。

    因青丘之国进出便只一条道,不管是腾云还是走路,正东那扇半月形的谷口都是必经之途。加之夜华每日清晨都有个散步的习惯,我便迁就他,没即刻招来祥云,乃是两条腿走到的谷口。这谷口正是凡界同仙界的交界处,一半腾腾瑞气,一半浊浊红尘,两相砥砺得久了,便终年一派朦胧,雾色森森。

    在森森的雾色中,我瞧见一个挺直的身影,银紫的长袍,姿容艳丽,眉目间千山万水,正是离镜。

    他见着我,一愣,缓缓道:“阿音,我以为,你永不会见我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