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听奈奈这一番叙述,看得出来她防夜华的那位侧妃正譬如防耗子一般紧。这个中的原委,在脑门里稍稍转上一转,也约莫算得出来。多半是奈奈从前服侍的那位夫人——团子跳诛仙台的亲娘,还没来得及跳诛仙台之前,同这素锦有些不对付。

    夜华如今待素锦的光景十分不好。

    我脑中忽地一道电光闪过,福至心灵打断奈奈道:“该不会,这位素锦侧妃,同团子她亲娘跳诛仙台这个事,有些牵扯罢?”

    她脸色刷地一白,顿了半晌,道:“天君颁了旨意,明令了再也不能提此事的。当初晓得这桩事的仙娥们,也全被天君分去了各仙山,不在天宫了。”

    奈奈这个回答虽不算个回答,脸上那一白却白得很合时机,我心中来回一转,不说七八分,倒也明白了大约五六分。

    因我们九尾白狐这个族类,在走兽里乃是个不一般的族类,一生只能觅一个配偶,譬如两只母狐狸公然争一只公狐狸这样的事,我活了这么十几万年,从来没见着过。是以,倘若有两只母狐狸要争一只公狐狸,能使得些什么样的手段,就有些拎不清。但好歹在凡界做相士时,《吕后传》这样的抄本野史涉猎了不少,令我今日能做一个恰如其分的推论,推论这素锦侧妃从前并不像今日这般典范,为了争宠,将团子亲娘生生逼下了诛仙台。团子今年三百岁,可见团子的亲娘跳诛仙台也就是近三百年间的事情,这个事定然也曾掀起过轩然大波。五百多年前我被擎苍伤了,沉睡了两百年,但我从那一趟长睡中醒过来时,也并未听得近年九重天上有什么八卦趣闻,想来正同奈奈说的没错,那石破天惊的一桩大事,是被天君压了。这一代的天君倒是个有情有义的天君,想必正是念着素锦曾做过他的小老婆,才特特插的这一趟手,不过他插的这一趟手,倒正正是插在了点子上,令素锦今日,能享一个典范之名。

    唔,真是一段血雨腥风的过往。

    夜华和奈奈这一番惊扰,所幸没败了我寻书的兴致。

    原以为这九重天上上下下一派板正,藏书也不过是些修身养性的道经佛经,我因实在无聊得很了,才想着即便是道经佛经也拿来看它一看,却不想东翻西翻的,竟淘出几个话本子,略略一扫,还是几个我没看过的、颇趣致的话本子。我矜持地朝奈奈一笑:“从前住这个院子的夫人,忒有品味了。”

    正预备揣着这几个话本子重新杀回天泉泡着,院子的大门却响了一声,徐徐开了。

    我抬头一望,夜华储在后宫中的那位典范,带着一脸微微的笑立在门槛后头。

    我心中感叹一声,这位典范大约是做典范做得太久,身心俱疲,今日竟公然两次违夜华的令,无怪乎从前有个凡人常说过犹不及,凡事太过了,果然就要出妖蛾子。

    典范见着我,略略矮身福了福,道:“方才妹妹来过一回,却不巧误了姐姐的时辰,本想到天泉去亲自拜一拜姐姐,没成想姐姐又回这院子来了,妹妹便又急匆匆赶过来,还好总算见着了姐姐……”

    她的言辞十分恳切,奈何头脸光滑,半丝儿汗水都没有,气息也匀称得很,委实没令我看出急匆匆赶过来的光景。

    我因今日一大早被这位典范的两个婢女嚼了舌根,心中略有不爽。且听她此时姐姐姐姐的唤个不停,方才好不容易顺下去的一口气,腾地又冒上来。我一贯不大爱听别人叫我姐姐,因当年小时候尚同玄女玩在一处时,她便前前后后地唤我姐姐。玄女这一根刺,刺在我心上许多年,乍一听典范唤我姐姐,那一根刺便扎得心中愈加不快。

    我少年时天真骄纵,十分任性,近十万年却也不是白调养的,性子已渐渐地沉下来,忒淡泊,忒娴静。即便此时看这位典范有些不大顺眼,仍能揣着几个话本子敷衍:“你拜我的心既如此急切,为何昨夜初见时不拜,却这个时候来拜?”

    她一张笑脸倏地一僵。

    近旁一株硕大的桃树底下立了张石桌,周边围了两三只矮石凳,我估摸着同她这一番唠嗑还须得磨些时辰,便踱过去坐了。

    典范僵了一僵,半晌,笔直地挺着她的身子,扯出来个笑容道:“天宫与别处有些个不同,若是一场慎重的参拜,便必得收拾出合宜的礼度,才显得出参拜者的虔诚。按照天宫的礼节,姐姐方至天宫妹妹便该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