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十九章(3)(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夜华睡得很沉,我这陡然一醒,却再睡不着了,抚着他胸前这一枚刀痕,忽地想起一则传闻来。

    传闻说三百多年前,南海的鲛人族发兵叛乱,想自立门户。南海水君招架不住,呈书向九重天求救,天君便着了夜华领兵去收伏,不料鲛人凶猛,夜华差点葬身南海。

    我一向不出青丘,对这些事知之甚少,至今仍清楚记得这桩传闻,乃是因我大睡醒来之后,四哥在狐狸洞中反复提了许多次,边提说边表情痛苦地扼腕:“你说南海那一堆鲛人好端端地去叛什么乱啊,近些年这些小辈的神仙们越发长得不像样了些,好不容易一个鲛人族还略略打眼,此番却落得个灭族的下场。不过能将九重天上那位年轻有为的太子逼得差点成灰飞,他们灭族也灭得不算冤枉。”

    我的四哥白真是个话唠,不过正因了他,令我在那时也能听得几遭夜华赫赫的威名。据说四海八荒近两三万年的战事,只要是夜华领的阵,便一概地所向披靡,不料同鲛人的这一场恶战,他却失势得这样,令四哥讶然得很。

    我正默默地想着这一桩旧事,头顶上夜华却不知何时醒了,低声道:“不累么?怎的还不睡?”

    我心中一向不太能藏疑问,抚着他胸前这一道扎眼的伤痕,顿了一顿,还是问了出来。

    他搂着我的手臂一僵,声音幽幽地飘过来,道:“那一场战事不提也罢,他们被灭了族,我也没能得到想要的,算是个两败俱伤。”

    我哂然一笑:“你差点身葬南海,能捡回一条小命算不错了,还想得些什么好处?”

    他淡淡道:“若不是我放水,凭他们那样,也想伤得了我。”

    我脑中轰然一响:“放,放水?你是故yì ,故yì 找死?”

    他紧了紧抱住我的手臂:“不过做个套诓天君罢了。”

    我了然道:“哦,原是诈死。”遂讶然道:“放着天族太子不做,你诈死做什么?”

    他却顿了许久也未答话,正当我疑心他已睡着时,头顶上却传来他涩然的一个声音:“我这一生,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却很羡慕我的二叔桑籍。”

    他酒量不大好,今夜却喝了四五坛子酒,此前能保持灵台清明留得半分清醒,想来是酒意尚未发散出来。酱香的酒向来有这个毛病,睡到后半夜才口渴上头。他平素最是话少,说到天君那二小子桑籍,却闲扯了许多,大约是喝下的几坛子酒终于上了头。

    他闲扯的这几句,无意间便爆出一个惊天的八卦,正是关乎桑籍同少辛私奔的,令我听得兴致勃发。但他酒意上了头,说出来的话虽每句都是一个条理,但难免有时候上句不接下句。我躺在他的怀中,一边津津有味地听,一边举一反三地琢磨,总算听得八分明白。

    我只道当年桑籍拐到少辛后当即便跪到了天君的朝堂上,将这桩事闹得天大地大,令四海八荒一夕之间全晓得,丢了我们青丘的脸面,惹怒了我的父母双亲并几个哥哥。却不想此间竟还有诸多的转折。

    说桑籍对少辛用情很深,将她带到九天之上后,恩宠甚隆重。

    桑籍一向得天君宠爱,自以为凭借对少辛的一腔深情,便能换得天君垂怜,成全他与少辛。可他对少辛这一番昭昭的情意却惹来了大祸事,天君非但没成全他们这一对鸳鸯,反觉得自己这二儿子竟对一条小巴蛇动了真心,十分不好,若因此而令我这青丘神女嫁过去受委屈,于他们龙族和我们九尾白狐族交好的情谊更没半点的好处。可叹彼时天君并不晓得他那二儿子胆子忒肥,已将一纸退婚书留在了狐狸洞,还想着为了两族的情谊,要将他这二儿子惹出来的丑事遮着掩着。于是,因着桑籍的宠爱在九重天上风光了好几日的少辛,终归在一个乾坤朗朗的午后,被天君寻了个错处推进了锁妖塔。

    桑籍听得这个消息深受刺激,跑去天君寝殿前跪了两日。两日里跪得膝盖铁青,也不过得着天君一句话,说这小巴蛇不过一介不入流的小妖精,却胆敢勾引天族的二皇子,勾引了二皇子不说,却还胆敢在九天之上的清净地兴风作浪,依着天宫的规矩,定要毁尽她一身的修为,将其贬下凡间,且永世不能得道高升。左右桑籍不过一个皇子,天君的威仪在上头压着,他想尽办法也无力救出少辛来,万念俱灰之时只能以命相胁,同他老子叫板道,若天君定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