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二十二章(3)(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毕方又出走了,四哥又去寻他了。十里桃林中,只得折颜一个。

    当我将手上一双血淋淋的眼睛递给折颜时,他甚惊诧,对着日光端详了半日,道:“这眼睛逾三百年竟还能寻得回来,是个奇事。”又道:“你喝了我给的药,如今却又记起了那一段伤情的前程过往,也是个奇事。”

    这双眼睛从一尊仙体上脱下来不能超过七七四十九日,否则便只能报废了。折颜觉得稀奇,大约他以为当初我那眼睛丢了便是丢了,没想到却安在了别人脸上,以至于今日将这眼睛要回来,还能重新安回我的眼眶子。

    我勉强笑了笑。

    他瞟了一眼我面上的神色,大约心领神会我不愿谈论当初的过往,便只善解人意咳了两声,没再多问。

    折颜说他需花些时日来除这眼睛上的一些浊气,除尽了再与我换眼。我欣然允之,顺便从他后山中扛了几缸子酒,腾上云头回了青丘。

    如此又是几日醉生梦死。我嘱咐迷谷帮我留意着九重天上太子侧妃的动向,且近日青丘闭谷,我谁也不见。

    折颜酿的酒,其段数果然不知比迷谷私藏的高过几重山,昨日竟醉得吐了胆汁,头也疼得几欲拿把剑沿着额角从左到右穿过去。但这么挺好,一闭眼就天旋地转的,便再没什么空闲去想旁的事了。

    迷谷劝我缓一缓,好歹闲个一两日莫再酗酒,多加保重。

    可此次与我以往伤情都十分不同,一日不醉便无法成眠。

    我醉得狠了便什么也不晓得,但醉得不狠时,隐约记得迷谷常来同我说说话。他说了许多话,大多是些无关紧要之事。有两桩我记得清楚些,一桩是九重天上我着他多留意的那位太子侧妃不晓得受了什么刺激,终于悟了,向天君呈了书,甘愿脱出天族的仙籍,到若水之滨一面修行一面守东皇钟。天君感念其善德,遂准了。一桩是下凡世历劫的太子夜华,本应喝了忘川水什么都记不得的,却笃信鬼神,穷其一生追寻青丘仙境,虽官至宰相然终身未娶,二十七岁郁郁病卒,遗言命其家仆将尸首烧成一团灰,和着贴身带的一个珠串合葬。

    我不晓得迷谷说这桩事时我是不是洒了两滴泪。若我当真洒了这么两滴泪,又是为什么洒的呢?我喝得多了,脑子转不快,想不大明白。

    也不晓得过了几日,迷谷急匆匆踏进狐狸洞,来传话给我。说九重天上的太子殿下夜华君,已在青丘谷口等了七日,想要见我。

    迷谷说他守着我这个做姑姑的下给他的令,不敢放任何人进来,即便是夜华他也不敢放进来。但七日已过,夜华没有半分要走的迹象,他做不得主,于是只好进来通传我,看看我的意思。

    我几天没转的脑子终于转起来。

    哦,夜华他在凡世时二十七岁便病卒了,两把黄土一埋,自然要回归正位。

    不晓得怎么,心中突然一阵痛似一阵。我压着心口顺了桌腿软下去,迷谷要来扶,我没让他扶。

    靠着桌腿望了一会儿房梁。我想见见夜华。

    我想问问他三百年前,果然是因素锦背叛他嫁给了天君,他伤情伤得狠了,才一狠之下取了化做个凡人的我?

    他可是真心爱上的我?他在天宫冷落我的那三年,可是为了我好?他爱着我的时候,是不是还爱着素锦?倘若是爱着的,那爱有多深?若我不是被诓着跳下了诛仙台,他是不是就会心甘情愿娶了素锦?他如今对我这样深情的模样,是否全因了心中三百年前的悔恨?

    越想越不能继xù 想下去。我用手捂住眼睛,水泽大片大片从指缝中漫出去。若他说是呢?他全部都说是呢?

    我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动手杀了他。

    迷谷在一旁担忧道:“姑姑,是见,还是不见呢?”

    我长吸一口气,道:“不见。跟他说,让他再不要到青丘来了。我明日便去找天君退婚。”

    良久,迷谷回来,在一旁默了一会儿,道:“太子殿下他,脸色十分不好。他在谷口站的这七日,一步也没挪过地方。”

    我瞟了他一眼,灌了口酒,没答话。

    他磨磨蹭蹭道:“太子殿下他托我带句话给姑姑你。他想问问你,你当初说,若他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