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千顷瑶池,芙叶灼灼。他挚爱的女子,当着他的面,决绝的,跳下了九重垒土的诛仙台。

    又两万多年匆匆而过,他便要到五万岁了。

    九重天上千千万万条规矩。其中有一条,说的是生而非仙胎、却有这个机缘位列仙箓的灵物们,因违了天地造化升的仙,须得除七情,戒六欲,才能在天庭逍遥长久地做神仙。若是违了这一条,便要打入轮回,永世不能再升仙上天。

    妖精凡人们修行本就不易,一旦得道升天皆是战战兢兢守着这个规矩,没哪个敢把红尘世情带到三清幻境中来的,活得甚一板一眼。其中活得最一板一眼的,成了这一派神仙的头儿。这个头儿在规矩上的眼光向来很高,但就连这个头儿也承认,论起行事的方正端严、为人的持重冷漠,三十六天里没哪个比得过尚不过无万岁的太子殿下夜华君。

    他三叔连宋找他喝酒,时不时会开他两句玩笑,有一回佐酒的段子是九重天底下月亮的盈亏,从月盈月亏辩到人生圆满,连宋被他噎了一回,想抢些面子回来,似笑非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这个人,自己的人生尚不圆满,却来与我说什么是圆满,纸上谈兵谈得过了些。”

    他转着酒杯道:“我如何就不圆满了?”

    连宋立时接过话头,端出一副过来人的架子,做沧桑状道:“观星台上夜观星象,单凭一双眼,便能识得月之盈亏,三清幻境歪头晃一晃,历了情滋味,才能识得人生之盈亏。”

    连宋这么一说,他这么一听,听完后只淡淡一笑,并不当真。他从未觉得情这玩意是个多么大不了的东西。

    这趟酒饮过,七月底,天君令他下界降服从大荒中长起来的一头赤炎金猊兽。

    说这金猊兽十年前从南荒迁到东荒中容国,凶猛好斗,肆虐无忌,令中容国十年大旱,千里焦土,举国子民颠沛流离。中容国国君本是个难得的好脾气,可第十个年头上,这金猊兽看上了国君的妻,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将王后掳回了洞中,染指了。架不住难得好脾气的中容国国君也怒了,这一怒便抹了脖子,一缕幽魂飘飘荡荡敛入幽冥司,将这头金猊兽的恶行一层一层告了上去。

    赤炎金猊兽的名气虽比不上饕餮、穷奇一干上古神兽,能耐却丝毫不输它们。天君单令他一个人下界收复这畜牲,也存了打磨他这个继承人的意思。

    他与赤炎金猊兽在中容国国境大战七日,天地失色之际,虽将这凶兽斩于剑下,却也因力竭被逼出了原身。他那原身本是威风凛凛的一条黑龙,他觉得招摇,便缩得只同条小蛇一般大小,在旁边的俊疾山上找了个不大起眼的山洞。俊疾山遍山头的桃树,正是收桃的季节,他在山洞里头冷眼大量一番,缓了缓,便一闭眼睡了。

    这一场睡睡得酣畅淋漓。不晓得睡了几日,待他终于睁开眼,却发现现今处的地儿,全不是那个湿嗒嗒的山洞了,倒像是凡人造的一间茅棚。这茅棚摇摇欲坠,配上一扇更摇摇欲坠的小木门,令人情不自禁觉得,一推那木门便能将整间茅棚都放倒。

    屋外野风过,带起几片树叶子的沙沙声,小木门应声而开。先是一双鞋,再是一身素衣,然后,是一张女子的脸。

    多年修得的持重沉稳被狠狠动了动。他脑中恍惚了一下,面前女子窈窕的身姿。同不晓得什么似乎后埋在记忆中的一个模糊背影两相重合,一股难言的情绪在四肢百骸化开。那滋味像是上辈子丢了什么东西一直没找着,历经千万年过后,终于叫他找着了。连宋大约会漫不经心摇扇子:“这是动情了。”佛家大约会念声阿弥陀佛:“这是妄念。”

    果必有因。他记不得的是,七万年前墨源以元神祭东皇钟,他被一个嘶哑的声音唤醒,那声音无尽悲痛:“师傅,你醒一醒,你醒一醒——”一遍有一遍,在他耳边缭绕不去,纵然唤的不是他,他却醒了。那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眼前的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她那时化了个男儿的模样,她叫司音。

    他盘在床榻上,像被什么刺中一般,本是古水无波的一双眼,渐渐掀起黑色的风浪。

    那女子左右端详了一会儿,哟了一声,欢快道:“你醒了?”又来摸他头上的角,摸了一会儿,满足道:“我认识的几条蛇没哪条长得你这么俊的,你真是条不一般的蛇,头上居然还长了角。你这个角摸起来滑滑溜溜的,嘿嘿,手感挺好。”

    他垂了垂眼眸,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