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幕戏 第一幕戏:给深爱的你08(2/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假装不经意地问他:“唉,害羞脸红是生理性脸红吗?”

    他看上去有点惊讶,目光怀疑地落在我脸上:“害羞?非非,你是说你?”

    我说:“嗯。”

    他说:“不太可能。”

    我问他:“为什么不可能?”

    他说:“你没有害羞这根神经。”

    我追问他:“我为什么就不能有害羞这根神经了,又不是多高级的神经。”

    他竟然笑了一下。

    我说:“你在笑什么?”

    他说:“想起一些事。”

    我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却忍不住问他:“你想起什么了?”

    他看了我一眼:“哈利波特进霍格沃茨。”

    巨大的沉默淹没了我。我沉默良久,说:“聂亦,你那时候是不是觉得我挺神经病的?我跟你说,我平时不那样,我那不是为了哄你奶奶?”

    他起身去换冰袋:“是挺好笑的。”开冰箱的时候他说:“不过也挺可爱的。”

    这称赞来得措不及防,却像颗定位导弹,瞬间无比精确地命中我,我愣了好一会儿。

    他拿着换好的冰袋回来,重新坐到我跟前,指挥我:“那杯水递我一下。”

    我还在那儿发呆,他起身自己拿过水杯。我想起给他递水杯时他已经喝完半杯水,看我回过神来,问我:“你在发什么呆?”

    我说:“聂亦,你刚才说我可爱。”

    他探寻地看我,等我的下文。

    我说:“你说我超~~~可爱。”

    他说:“超这个字是不是你自己加的?”

    我说:“不要拘泥于细节,我觉得很感动。”

    他低头喝水。

    我赞美他:“你真是很有眼光。”

    他呛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三秒钟,说:“也有可能是那天眼花了。”

    我说:“聂亦,咱们做人能更加自信一点不?”

    他点头:“没错,是眼花了。”

    我说:“聂博士,我昨天晚上才冒死救了你,患难见真情还是不是一句可以让人相信的名人名言了?”

    他手指轻敲冰袋:“非非,你的腿还在我手里。”

    我说:“啊……”

    凌晨五点半,聂亦才处理完我脚上的伤势。听说他是因为喝了酒睡不太好,因而半夜三点半起来看电视,正熬到睡意来袭,打算喝完水就闷头再去睡时,没想到我醒了,没想到我还把脚给崴了。一通折腾下来,两人都毫无睡意,干脆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纪录片。

    山风清凉,漫天星辰静默,只映得树影婆娑,昨夜谢家的浮华就像是南柯一梦。

    窗外有个巨大的露台,台上有棵树。我跟聂亦说:“ 古时候那些隐世高人就爱这个点儿弄个烛台坐在树下面下棋。”

    他答:“隔壁住了位围棋九段,你可以试试这时候吵他起来看看。”

    我说:“我的意思是,要不然咱俩下两局打发时间?”

    他把屋顶的遮光板合上,道:“脚伤了就老实待着,好好酝酿睡意。”

    我说:“我不想睡,你想睡了吗?”

    他说:“不想。”

    他曲着腿,一只手搁在曲起的右膝上,按遥控器调小片子的音量,道:“我挑了部最难看的,你看一会儿就想睡了。”

    屏幕上正放非洲龙息洞探险,我看了一阵,说:“这地儿我去年去过。”

    他偏头看我:“听说洞里的水是远古地下水,数百万年不曾流动。”

    我说:“对,是被封存的水域,那洞到底多大一直都没搞清楚,四年前的那部纪录片里,探险家们在洞里发现了盲眼金鲶鱼,但洞里是否还生活着其他生物,到现在不得而知。”

    他问我:“你潜进过那片水域?”

    我点头,靠过去低声和他说:“不过你别告诉我爸妈,他们不愿意我探险,那次去也不是为了我的工作,是淳于唯的活儿,有个电视台邀他合作,我跟他去长见识。哦对了,淳于唯,你不认识他,那是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