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旬旬和谢凭宁的离婚手续办理得波澜不惊,一如他们结婚时那样。约好去办手续的前夜,他俩有过一次电话里的长谈。谢凭宁最后一次问和他朝夕相处了三年的女人,是否真的已经想清楚?至少在他看来,就算丑事已经在两家人中间闹开了,但日子毕竟是自己过的,这个婚并不是非离不可。他承认“大家都有错”,但只要她愿意,还是有转圜的余地。

    在旬旬沉默的间隙,谢凭宁坦言自己假如离了婚,也许会豁出去地去找邵佳荃,也许不会,但即使他和邵佳荃不了了之,未来再找到一个各方面合适的女人并非难事。反倒是旬旬,她过了年就二十九岁,离过婚,不善交际。即使可以再嫁,也未必找得到如意的,假如她不认命,那很有可能就在男人的花言巧语和欺骗中蹉跎至人老珠黄,还不一定有艳丽姐当年的运气。

    谢凭宁这番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推心置腹的大实话,绝不是为了讽刺或刻意挽留旬旬而说。不爱有不爱的好,抛却了爱恨难辨的心思,才有肺腑之言。毕竟夫妻一场,就算是合作伙伴,半路同行,又非积怨已久,到底有几分相惜。

    老实说,有那么一霎,旬旬几乎就要反悔了。谢凭宁不是佳偶,但下一个男人又能好到哪去?很多时候,生活就是一场接一场的错误。可是最后她硬是咬牙,只说了句“承你吉言”。她原本已经够谨小慎微,一想到日后有把柄拿捏在别人手里,终日提醒吊胆地生活,她所祈盼的安稳平实的小日子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因为旬旬落了话柄,谢凭宁在这场离婚官司中占尽了先机,但他到底没有把事情做绝。他将婚后两人合资购买的那套小房子给了旬旬,其余家庭财产从此一概与她无关,离婚后赡养费也欠奉。旬旬没有理会艳丽姐的叫嚣,她觉得这样很公平,甚至超出了她的预期。虽然她做好了什么都得不到的准备,但如果能够获得,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生活的实质在她看来远大于那一点的矫情。两人在财产分割上达成共识,便也避免了法律上的纠纷,平静友好地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走出民政局办证大厅,谢凭宁问是否要送她一程,旬旬谢绝了,两人要去的方向背道而驰。她站在铺砌着青灰色大理石的台阶上对他说再见,他不出声,却没有立刻转身离开。或许他们当中有人动过给对方一个拥抱来结束这一切的念头,但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心里已有个声音说:算了,不必了。早秋的下午,阳光有气无力,将他们各自的倒影拉长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向着同一个方向,但没有交汇,风携着半黄半绿的叶子贴着地面扑腾而过,旬旬忽然觉得,这一幕活生生就概括了他们这三年。

    离婚后,旬旬暂时住在娘家,那套属于她的小户型房子一直都是租出去的,合约要到明年开春方才到期,现在也不好临时收回。还不到一个礼拜,艳丽姐对“灰头土脸”被退货回来的旬旬已是怨声载道,一时怪她不洁身自好,一时又怪她就这么轻易离婚便宜了谢凭宁,更多的时候怪她让自己在亲朋好友,尤其是曾家的亲戚面前丢尽了脸,被旬旬顺带领回来的那只老猫更成了她的眼中钉,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期间,医院那台昂贵的仪器神秘地频频出现在曾教授的病房,艳丽姐嘴角这才浮现了一丝心满意足的笑。

    可当着旬旬的面还是含沙射影,不是说女大男小难长久,就是说女儿自己看上的人不如她挑的实在,一切还有待考察。旬旬知道自己一顶嘴只会让对方更兴奋,索性当做没听见。

    不过,这些都不值一提。因为就在旬旬搬回娘家不久,有更大的事轰然降临,就连旬旬离婚也被暂时按下不表。那就是,接受特效药治疗将满一个疗程后,曾教授忽然在某个早晨悠悠转醒。他在发病后第一次睁开眼睛,过了许久,才在床边围着的一圈人里找到了他的老妻。

    曾教授病倒不到两个月,艳丽姐何止苍老了两年。曾教授几次张口,医生和曾毓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交待,等了许久,听了许久,好不容易分辨清楚,原来他说的竟然是:“你头发白了。”

    曾教授和艳丽姐缘起于最原始的男女情欲,不管她爱他的人,或是爱他的钱和地位,眼前在某种程度上,这二者是合而为一的。少年夫妻老来伴,曾教授双眼紧闭的那些日子,只要残存一丝意识,想必也能感受到艳丽姐的殷殷之心。艳丽姐当时激动得泣不成声,在病房里无头苍蝇一样转了几圈,这才颤颤巍巍地捧了当天新煲的鸡汤,吹凉了就要往曾教授嘴边送,最后被护士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