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旬旬才知道她到尧开报到那天正赶上每季度一次的各省市经理回办事处报账的日子,也是财务部最忙的时候。严格说起来,尧开的南五省办事处并非池澄空降后设立的,只不过以往每个省份负责人分辖一处各行其事,后来总部试行新政,将国内市场划分为五大区域统一进行营销管理,池澄作为太子党直接被指派为南五省大区负责人,并将辖下各部人马重新规整,成立了新的办事处。

    在公司大多数人眼里,南五省大区是个肥缺,每年的销售量都占据公司总量的巨大份额,池澄却私下对旬旬说自己其实是被发配边疆。原来尧开作为国内知名的制药大厂,其生产的几种重点产品在这几个省份需求一直旺盛且稳定,唯一堪称对手的只有当地的制药企业久安堂,偏偏双方部分产品具有同质性。

    久安堂起步晚于尧开,根基也未深,但它胜在地缘优势,近几年发展势头甚猛,大有后来居上与外地知名企业分庭抗礼之势,不久前虽有内部人事动荡的传闻,但其后被证实已由傅家收购。傅家财雄势大,换了新血液的久安堂让尧开不敢小觑,两家不可避免地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中有场恶战。按池澄的话说,如果尧开与久安堂之争在他坐镇之下落了下风,那高层必然是认定他办事不利。要是尧开胜了一筹,那还是借了以往市场开拓的荫庇,总之他是怎么也落不到好。

    旬旬当时就问他,既然明知如此,何必还来?以他的身份和一贯的狡猾,未必没有选择的余地。

    池澄吊儿郎当地回答说:“如果不来,又怎么见到你?”

    他说的话向来半真半假,旬旬自然知道信不得。他母亲是本地人,这里就是他半个故乡,这个解释远比为她而来更靠谱,也没那么令她恐惧。可是不管他为什么而来,是故意还是巧合,旬旬都情不自禁地想,如果他不出现在这里,自己现在是否还是在家中为谢凭宁熨衣服的主妇,日复一日,最大的苦恼就是阴雨天晒不了床单,可这样的日子平淡到老,回想起来也未必会有遗憾的。

    旬旬到尧开上班近一个月以来,消除了最初的生疏和茫然,还算是很好的融进了新的圈子。本来,她这样的人就如同一滴水,无形无色,很容易就悄无声息地渗透、溶解、蒸发,让你忘了她是为什么而来,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只会以为她本来就该在这里。同事们渐渐地也习惯了那个温和娴静,话不多但做事精细的新会计,当你需要她时,她是稳妥的,但大多数时候,她是隐形的。就连脾气耿直、言辞犀利的财务部女主管陈舟在得知她是离过婚出来独自谋生的女人后,也对她态度和缓了不少。说起来也好笑,到头来只有背地里死皮赖脸的池澄明面上对她最不假颜色,还美其名曰是想让她更自在。

    财务部其实总共也不过是三个人,除了主任陈舟、会计旬旬,就是出纳员老王。陈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略长一些,实际上只比旬旬大三岁,今年三十一,至今仍是待嫁之身。虽谈不上好相处,但人并不坏。她和所有这个年纪事业小成,终生大事又没着落的女人一样,对如今社会上的男性择偶观充满了不屑和批判。

    同是剩女,陈舟和曾毓又大有不同,曾毓虽单身,但她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身边也没断过追求者,进可攻退可守,她的问题在与过高期待与现实落差之间的矛盾。陈舟则不同,她在工作的时候风风火火,但面对外界时,却保持着财务出身的人特有的拘谨,加上外在条件平平,择偶标准又始终没有放低,这才不尴不尬地将自己保存至今。她的名言是:让臭男人滚……顺便把我带上。

    陈舟讨厌比她年轻,又长得比她好看的女人,随着她年龄的增长,这个讨厌的范围也不得不逐渐扩大,最后成了她看不惯身边的大多数同性,因为她生活圈子窄,讨厌对象也具化为公司里的每个女同事。前台的妹妹太浅薄,后勤的姑娘是花痴,为数不多的女销售经理也常被她说成“药水妹”,为了业绩什么都做得出来。她心里想什么一般都直接体现在行动上,因此也爱得罪人。不过她身份特殊,既是办事处的“财神爷”,又是总部直接委派来“辅佐”池澄的资深元老,按她的话说,就是池澄私底下也要叫她一声“舟姐”,所以大多数人对她无可奈何。

    凭空冒出来的旬旬一度是陈舟眼里的头号敌人,偏偏又在她手下,初来乍到的时候没少吃哑巴亏。但就耐受能力而言,旬旬是个中高手,她在彪悍的艳丽姐身边都生活了那么多年,久经各种逆境考验,早已练就百毒不侵,一笑了之的本领。像她这样的人,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