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遇上心思比她更深、韧性比她尤甚的对手,其余都不在话下。态度再恭顺一些,说话再妥帖一些,处事再低调一些,干活再主动一些……恭维和善意最好润物无声,恰到好处,没有不受用的,尤其是陈舟这样色厉内荏的对象。

    很快,陈舟就发现赵旬旬并没有想象中讨厌,虽然她长得不错,但她的好处的内敛的、规矩的,没有给人丝毫侵略感,她不是办公室里的花瓶,而是一幅和墙纸颜色相近的装饰画,上面还带有时钟,恰到好处地体现了功用,然后就和环境融为了一体。

    到头来,旬旬反成了陈舟在公司里少数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旬旬为此感到松了口气,只有在陈舟在大骂男人时,把她归于与自己同病相怜的难友,动辄以“我们这种容易受伤的女人”自称时,她会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和公司里的女同事、甚至女性客户群不同,陈舟对池澄这一款的男人兴趣缺缺。她在池澄父亲身边工作多年,心里以略长他一辈的身份自居,认为他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并且,她衷心为池澄的女人而感到悲哀,因为标致的男人就好像一只孔雀,光鲜亮丽的一面属于广大观众,而背后光秃秃的屁股则只有那个可怜的女人独享。

    陈舟所有的ID签名都是同一句话:“沉舟侧畔千帆过”。她从不解释这句话的寓意,但旬旬在进入公司不久之后,很快就窥破了她这个“最大的秘密”。所谓的“沉舟”自然就是她自己,而那只“帆”则是原本的大区经理,池澄如今的副手孙一帆,也就是旬旬初到公司那天,为她捡起跌落地上东西的人。所以,旬旬也深深了解为何看到那一幕之后,陈舟会像吃了炸药一样挑她的不是,那是女人的一种本能。

    更为微妙有趣的是,比陈舟年长两岁的孙一帆虽也未婚,但他的身份却是尧开的旧主,也就是池澄继母娘家一脉的旧属,算是公司老牌的嫡系。当初南方市场就是在他带头之下胼手胝足开拓出的大好山河。后来池澄继母觅得如意郎君,心甘情愿回归家庭,把相夫教子当成生活的重心,公司的权力重心也悄然暗换,他在自己的地盘上成了池澄的副手。虽说给谁打工本质上都没有什么区别,但在他们原有一班旧部心中,对池澄父亲一系的得势是颇为不齿的。

    陈舟暗恋孙一帆,甚至有可能是为了他而心甘情愿远离熟悉的城市。但在孙一帆的心中,陈舟更像是公司新主委派来削夺财政大权的一枚棋子,他对她礼貌且客气,实则是敬而远之。

    池澄名义上掌控全局,孙一帆更多地负责销售经理和业务员的具体营销工作,平时和财务不免时常打交道。陈舟爱在心里口难开,每当孙一帆要求她临时给销售人员报账或预支备用金时,她总是怨声载道,但没有一次不额外放行。至于旬旬这边,虽然孙一帆对她相当友好,甚至常在陈舟抢白、埋怨她时出言维护,但顾及到陈舟的心思和感受,她总是小心翼翼地与他保持距离。

    又逢周五的下午,旬旬正在办公室忙着做月底的报表,临近下班时,有人敲她们办公室敞开着的门,她从一堆数据中抬头,看到孙一帆微笑着站在门口。

    孙一帆对旬旬说,年底将至,平时麻烦她们财务太多,正好几个省经理都在,大家打算联合起来请财务部的同事出去吃顿饭,聊表谢意。按说这也算公司部门之间的联谊,旬旬横竖没什么事,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可是她们部门也就那么三个人,出纳老王每周这个时候就会提前去银行存钱转账,顺便就下班去接老婆儿子回家吃饭。陈舟今天也去了税务局报税,一时半会赶不回来。名义上他们是请财务部的“大伙”吃饭,实际能去的也只有旬旬而已。

    旬旬还没回答,已经透过开着的门,看到外头等消息的几个销售经理脸上满含深意的笑容。女人面对这种问题都是触觉敏锐的,何况是旬旬这样心思顾虑比常人更多的人。孙一帆没有明确表过态,但旬旬能从他每次到她们办公室时的几句问候,或者递给她东西的手里察觉出一些异样的心思。他对她是存有好感的,这是明哲保身的旬旬感到苦恼,并竭力回避的一个事实。

    “怎么,不肯赏脸?”孙一帆笑着问。

    旬旬正想做出忙碌的样子,以抽不开身为由婉拒,他已先一步说道:“报表的事还不着急,工作是工作,休闲归休闲,走吧,大家都等着呢。”

    “呃……好吧,人多才热闹,我给舟姐打个电话,她那边应该也快结束了,让她直接赶到吃饭的地方就好。”旬旬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