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浮城 第二十二章 只有这一幕从未有过(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客厅的灯亮着,一眼望过去并没有人。两居室的房子陈设考究,各类生活所需一应俱全,但个人色彩并不浓郁,除了搭在沙发靠背上的外套是他白天穿在身上的,此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私人物品。很显然这是那种精装修后专用来出租给中高端租户的房子,而现任租客并没有在这个用来睡觉的地方花费太多的心思。

    旬旬拘谨地站在客厅,叫了几声池澄的名字,等待片刻,却无任何回应。她思虑再三,走近了卧室,就连床上也不见人影。视线所及的每一扇门都是敞开着,每一处的灯都被打亮了,旬旬第一个反应是该不会出了事或遭了贼吧?不由心头一紧,走回客厅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沙发旁的一个纸箱,将它摆正归位的时候,才发现那里装着的竟然是满满当当的一箱方便面,各种她叫的上来叫不上来的品牌,各类口味一应俱全。

    好端端地,他储备那么多的方便面干什么?这一大箱子足够他吃到春节后。

    想到“春节”这两个字,旬旬好像又隐约猜到了些头绪。这个在旁人面前宣称自己去处多多,只要他愿意,春节长假期间可以飞到世界各地任何一个地方享受人生的家伙,难道竟做好了过年的时候独自在这房子里用方便面度日的打算?

    她顺着过道一路查看,尽头的浴室竟传来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声。旬旬吓了一大跳,几欲遁走,实在放心不下,又轻唤了几遍他的名字,依然没有人回答她。

    浴室的门虚掩着,她不知道里面说话的是谁,壮着胆子一下把门推至全开,里面整个空间一览无余。里面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几个男性歹徒,只见浴缸里仰卧着一个人,不是池澄又是谁?而他正对着的墙壁上方悬挂着一台二十二寸左右的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当地的社会新闻。

    旬旬都不知道该不该长舒口气,因为池澄还是没有动静。年会上他喝了不少,她疑心他醉至不省人事,唯恐出了什么事情,顾不了那么多,连忙近前看个究竟,他果然双眼紧闭,幸而呼吸均匀。

    “喂,你醒醒。”旬旬摇了摇他裸露在水外的肩膀,实在不行,又加重力道拍了拍他的脸。

    这下浴缸里的人总算迟缓地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前方的电视,看了看自己身在的位置,又看了看身边的人,一时间竟没有什么反应,似乎完全没有搞清眼前的状况。

    “你到底回魂没有,水都凉透了,你没事吧!”他的样子令旬旬不无担忧。

    “我有什么事?赵旬旬?”

    他出乎意料的平静和木然还是让旬旬无法适应,但至少认出她来了,虽然困惑如故。

    “你在这干嘛?”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旬旬紧张得口舌发干,横竖已经到了这里,索性直截了当地奔着主题而去。

    “池澄,你说你……你爱我,那我现在就问你,之前的话还算不算数,你愿不愿意接受我……还有我的那只猫?”

    池澄的视线在她脸上凝滞了好一阵,涣散的目光总算重新凝聚了起来,脸色阴晴难定。在这期间,旬旬的心跳如雷,一辈子都没那么紧张过,正留心他的反应,没想到他手一抬,撩起一串水花,尽数泼到她的脸上。

    旬旬闪避不及,又恼又懵地在脸上拭了一把,嘴里好像都尝到了洗澡水里浴液的味道。"

    “有病,你干什么呀?”

    池澄不理她,低声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不会泡傻了吧!”眼看他的神色越来越如常,旬旬心里就越来越没底。她出现在这个地方就是个疯狂的意外,反正遇上了池澄,就没有什么是靠谱的,只拿今晚的事来说,她都那么豁出去了,他为什么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在客厅里惊愕于她的出现,伸出双手拥抱她或将她赶出去。

    “你还没有回答我!”她快要恼羞成怒了。

    “把你的问题再说一遍。”池澄表情古怪。

    有些话其实只能说一遍,再复述就怎么听怎么别扭。旬旬讷讷道:“我问你愿不愿意收留我的猫!”

    他徐徐摸着自己的下巴,“这个……看情况!”

    连习惯性动作和讨价还价的姿态都回来了,看来她熟悉的那个池澄已然元神归位,旬旬的不自在感更强烈了。

    “什么意思?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