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笑道:“你的急事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她笑够了,换了口吻大声嘲弄道:“不就是几百块的事吧,你就算是没钱也拜托拿出点见识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东西,那点钱就当老娘用来包了你!现在我对你没兴趣了,从今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她骂完,对旬旬说道:“真解气,我的日历又撕下了一页,可惜没来得及给你办张打折的健身卡。”

    旬旬说:“你还惦记这个,我都多少年没去了,结婚后我发现做家务比什么都能锻炼身体。你找这个男人,不就是给自己添堵的?”

    曾毓靠回去,自我解嘲之余又有些失落。“我原本以为再怎么样我们都可以过了这个冬天。”

    忽然又听到这个说法,旬旬顿时又想起了池澄,心中一动,也翻出自己的电话,果然,那上面已有四通未接电话,除了一通来自于艳丽姐,其余都是池澄打来的,周围的音乐声太大,以至于她竟没有觉察。

    旬旬给他打了回去,好像才响了那么一声,就听见池澄大声道:“原来你还活着啊?”

    旬旬哭笑不得地向他说清楚缘由,他这才口气缓和了些,一听她还和曾毓在KTV里,当即表示自己过来接她。

    旬旬本想说不用了,但考虑到曾毓现在半醉半醒的状态,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能死要面子。她放下电话,只见曾毓短暂的亢奋过后,又回到了人事不知的状态。刚才旬旬接电话的时候,她还一直在摆弄手机,现在歪倒在沙发上,手机从垂下的手中跌落到地板上也浑然未知。旬旬给曾毓捡起手机,不小心看了眼屏幕,那里正显示写信息的状态,但上面一个字都没有,看来她刚才按了半天按键,又把打出来的内容通通删掉了,而收件人那栏的名字果然是连泉。

    旬旬了解曾毓,她说不在乎,其实是太在乎。害怕失去,所以缩足不前,大声说自己不想要。只是不知连泉是作何想法,明明外人眼里一看即知彼此有情的两人,偏偏作茧自缚地猜着心。成年人明白的事越多,心里容纳勇气的空间就越小,不太容易做错事,但也往往错过了“对的”幸运。

    池澄路上用的时间并不长,一见到旬旬就埋怨道:“我回家不见你,打电话又没人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特意去了趟你妈家,又扑了个空。原来你在这快活。”

    他还是旬旬印象中那个池澄,没有任何偏差,但谢凭宁和周瑞生的话犹在耳边,让旬旬一再怀疑自己的判断。

    “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池澄狐疑地问,“难道是小别胜新婚?”

    旬旬笑笑,没说什么,示意他过来帮着扶曾毓一把。

    池澄将曾毓从沙发上拉起来,这一下力道不小,曾毓跌跌撞撞,险些扑倒在茶几上,幸而旬旬及时将她抱住。

    “你小心点。”旬旬瞪了池澄一眼,“她喝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池澄不以为然地说:“女孩子喝成这样像话吗?”

    “你哪来那么多话?”

    曾毓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一字半句,嘟囔道:“谁不像话?谁不像话!”

    她在池澄和旬旬一左一右的搀扶下出了包厢,到了池澄的车边,刚拉开后排的车门,冷风一吹,她再次显出了几分清醒,一只手撑在车窗上,茫然地环顾四周,问:“我们这是去哪?”

    旬旬安慰道:“你上车,我们送你回去。”

    曾毓的视线不经意扫到了池澄,眨了眨眼睛,夸张地换着角度打量他,忽然伸出手指着池澄的脸,叫了一声:“噢!我想起你是谁了!”

    旬旬和池澄俱是一愣。

    “什么?”旬旬撑着曾毓胳膊的手不经意收紧。

    曾毓指着池澄,点着头说道:“你是……操你大爷!”

    旬旬几欲晕厥,池澄已没好气地将曾毓塞进了后排座位,曾毓一坐进去,就顺着倒成了趴卧的姿态,嘴里还念叨了几次“操你大爷”,然后继续陷入昏睡。

    “她喝多了,你别介意。”旬旬面红耳赤地向池澄解释,她也不知道自诩新时代精英的曾毓怎么会莫名其妙指着别人鼻子爆粗。

    池澄掉头也上了车,咬牙道:“她要是敢吐我车上,我就把刚才那句话还给她!”

    旬旬讪讪地也上了车,刚倒出车位,不消停的电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