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第一次醒过来是在午夜两点左右,雨冲刷群山的声响像一种远古的协奏。酒店二十四小时的送餐服务安抚了他们的碌碌饥肠,然后接下来的时间依旧混沌,一如窗外日夜难辨的天空。

    旬旬第二次醒过来是借助了一通电话,彼时已是次日中午,手机被调成振动,在床头嗡嗡作响。她艰难地移开池澄压在她身上的一条腿,拿起电话,一看到“曾毓”两个字,彻底回过神来,赤着脚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踮着脚尖进了洗手间。

    “你怎么半天才接电话?”曾毓的耐心一向有限,噼里啪啦地说道:“我一定是喝了假酒,头痛得快要死了。但死之前我必须留着最后一口气提醒你,你当真不记得你身边的小男人是谁了?你们应该见过的,三年前我刚回国的时候不是逼你办了张健身卡?他就是那个健身房里的助理教练,还带过我一次,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操你大爷’!”

    曾毓这么一强调,旬旬依稀有了点印象,但这印象与池澄本人无关,只不过对应上曾毓“操你大爷”的典故。

    原来当年曾毓在美帝国主义国家待的时间长了,回国后颇有“营养过剩”的嫌疑,为了短时间达到塑身效果,她特意在健身房请了个专职私人教练。有一回,教练临时有事,就派来个小助理一旁指导。曾毓向来对长得好的男孩子“关爱有加”,见那小助理年轻稚嫩,不由带着开玩笑的心态调戏了几句。

    她大概是问了句类似于“我请的是专业健身教练,你看上去那么瘦,行不行啊”的话,顺便以检验胸肌为名在对方胸口摸了一把。当时小助理正在给她拉筋,闻言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说“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说完双手将她的肩膀往下一压……

    曾毓一声惨叫之后,想也没想就飙出句从前任京籍男友那学来的——“我操你大爷!”

    小助理并没有立刻放开她,反而笑了起来,说:“我大爷早死了,你想去找他,我再给你松松筋骨。”接着又给她狠狠来了那么一下。

    用曾毓的话讲,她事后一周都瘸着腿去面试,险些疑心一条玉腿就此报废。本想投诉到他死为止,哪知道找到健身房老板,那奸商说小助理只是兼职,已经不干了。加上曾毓事后想想也怪自己无聊在先,也只得不了了之,憋了一肚子气,在旬旬面前大吐苦水。

    旬旬去健身房纯属陪太子读书,顺便打发下班后的无聊时光。平时就走走跑步机,跟跟健身操什么的。说起来那间健身房规模不大,但教练里头着实是帅哥云集,旬旬隐约从曾毓那里听过其中的桃色传闻,据说有部分资深女会员和男教练之间“私交”匪浅,这也是那间设施、规模一般的小健身房能够吸引如此多的女性会员,其中又以有钱的中年女性居多的原因。

    但这些内幕多半只是捕风捉影,对于旬旬这种再普通不过的小白领来说相当之遥远,而且她对那些或肌肉结实,或腰肢柔软的帅哥教练们不感兴趣,只除了一个姓文的男教练。他给旬旬指导过几次器械的操作方式,为人谦和,笑容诚恳,长得很像鼎盛时期的裴勇俊,给旬旬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至于曾毓嘴里的“操你大爷”同志,旬旬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她当时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如果曾毓说的“内幕”确实存在,“操你大爷”那么“贞烈”,要不就是出淤泥而不染,要不就是一眼看出曾毓付不起钱。

    “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面熟,不过换了身打扮,变得更人模狗样了,所以一下子没认出来。你说他认不认得你,还是真有那么巧?按说你们那时没什么交集吧,你看上的明明是文涛那一型的。”说到“文涛”的名字,曾毓的发散性思维飘到千里之外,暧昧地笑了起来,“你总不会连文涛都忘了吧。我对你多够意思啊,该做的都帮你做了,是你自己错过机会,可怨不得我……喂喂,电话是不是问题?你在听我说话吗?”

    “……”旬旬顺水推舟,匆匆说:“啊?你刚才说什么?我现在不在市区,信号不太好,回头再跟你聊。”

    她挂了电话好一会,才用水简单地冲洗了一遍周身。走出卫生间,池澄仍没有起床的迹象,背朝她睡得很安稳。

    旬旬愣愣地坐在床沿,她对于池澄的熟悉感就好像烟火落地后的余烬,星星点点,往往来不及捕捉就已经熄灭。原本不确信的记忆在曾毓的电话里得到了求证。三年前的健身房……她早该知道的,世界上哪来毫无因由的爱与恨。

    旬旬终于走到了答案的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