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旬只记得那天是她二十六岁生日。二十六岁的赵旬旬工作了三年,和离异再嫁的母亲住在一块,朝九晚五,上班,回家,回家,上班……就像曾毓说的,她是一个生活机器人,设定的程序就是按部就班准确无误地过每一天。

    生日到来的前几日,旬旬失去联络已久的生父给她打了个电话。那个职业神棍喜滋滋对女儿说,自己发了笔横财,也想通了,骗了半辈子,骗不动了,从今往后要告别老本行,用那笔钱去做点小生意,老老实实过下半生。

    旬旬是上午接到的电话,还没明白什么意思,下午就传来她父亲出了车祸意外横死街头的消息。

    艳丽姐划清界限,拒绝和前夫再扯上任何关系,旬旬作为唯一的女儿责无傍贷地出面替父亲料理了后事。交警将她父亲的遗物一并移交给她,其中就包含了一个装有五万块现金的旧信封。旬旬不知道这笔钱从何而来,想必就是她父亲嘴里的那笔横财,如今顺理成章成了留给她的遗产。

    她拿出了一万块给父亲办妥了身后事,揣着剩余的四万走进了她的二十六岁。刚从国外学成归来不久的曾毓给她庆祝生日,问她有什么生日愿望。旬旬忽然发现自己没有愿望,愿望是美好的,超于现实的,她有的只是可以预期的平淡人生。艳丽姐已经给她挑好了“如意郎君”,生日的第二天,她就要和母亲嘴里“最佳丈夫”人选相亲见面。她见过那个男人的相片,也听说过关于他的一些事,那是个非常靠谱的男人,学历、家境、年龄、职业、长相、性格无可挑剔,她都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完全可以相信的是,第二天见面,只要那个男人看得上她,旬旬极有可能就此与他走进婚姻殿堂,开始平凡安全的人生的第二章节。

    尽管艳丽姐再三强调这事必须瞒着曾毓和她姑姑,旬旬还是把这一“撬墙角”的行径对曾毓彻底坦白了。谁知道曾毓根本不在乎,到头来是旬旬在对方的大度和成全里感到不由自主的失落。或许在潜意识深处,她期盼着曾毓的抵触和阻挠,即使她明知道那个男人是个不坏的选择。

    曾毓好像看出了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地追问旬旬,难道这辈子平静无澜地度过,就真的没有半点遗憾。

    旬旬当时没有立刻回答。她莫名地想起了刚刚死去的父亲。从小到大,旬旬没和父亲生活过多少天,当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只觉得惆怅。他一辈子坑蒙拐骗没做过什么好事,唯一一次想要转变自己的人生轨迹,阎王爷就找上了他,人生是彻头彻尾的无厘头。

    旬旬想,要是她也在此刻死去,墓志铭上会留下什么字眼?二十六年来,她没做过不该做的事,也没有做过特别想做的事,没有经历过大悲,也没有经历过特别的喜悦。一个女人最在意的就是情感,然而无论是初恋、苦恋、失恋、暗恋……什么都没有在她身上发生过,她要是死了,就如同蝼蚁蜉蝣一般湮灭于大千世界。也许只有一句话可以表达,那就是:没有什么可说的。这就是赵旬旬的人生。

    曾毓无法理解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从未对谁真正动过心。她说要是换做自己,再怎么说也得趁青春还在,找个人豁出去爱一场。

    旬旬懵懂地问:怎么爱?又去哪找人爱?

    曾毓挠了挠头,不怀好意地提到了健身房的文涛教练,说:“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对他有好感。”

    旬旬是对文涛有好感,但也仅限于好感。这类高大、长相端正、性格内向不苟言笑的的男人容易给人安全感。只是她从未朝那方面想过,自己和他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平时在健身房里,文涛身边从不乏各种年龄层次的爱慕者。

    “你要真看上他,包在我身上,我可以给你想办法。”曾毓见旬旬竟然没有撇清,当即觉得有戏。

    “你跟他又不是很熟,怎么想办法?”旬旬只当曾毓是开玩笑。

    曾毓眨了眨眼睛,“我是和他不熟,但有人和他很熟。”

    “谁?”旬旬刚问出口,便悄然领会了曾毓话里的意思,不由一怔,皱着眉说道:“他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如果他是呢?”曾毓凑近旬旬,戏谑地问她敢不敢?

    那个时候她们都喝了一点点酒,旬旬脑袋里晕乎乎地,不知为什么,那条可悲的墓志铭像显示器屏保一样在她脑海里反复地打转。明天她还是会赶赴那个令人难堪地相亲现场,她是个听话的女儿,从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