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心让母亲失望。可是她已经循规蹈矩二十六年,未来的日子也将继续做个安分守时的人,唯独这一次,唯独这个晚上,不安分的念头像酒精一样烧灼着她。

    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喝干了剩余的红酒。

    曾毓看着旬旬,有些吃惊。

    要知道,最谨慎的人一旦豁出去会比一般人更疯狂。就如同不会写字的手,第一笔下去总是描出了格子外。因为他们没有尝试过,所以不知道界线在哪里。

    晚餐过后,曾毓说另有活动,非把旬旬拉到了另一个聚会地点。在那里,旬旬惊讶地发现了不少的熟悉面孔,不但有健身房里经常打照面的女会员,也有几个面熟的年轻男教练,一群男女态度暧昧地厮混在一起喝酒猜拳胡乱开着玩笑,有一两对已经腻在角落里卿卿我我。

    曾毓看起来和其中的几个女人相当熟络,旬旬也没感到奇怪,曾毓喜欢热闹又善于交际,哪里都有她认识的人。她把旬旬拉到角落里坐了下来,旬旬第一次目睹如此混乱糜艳的场面,不由得面红耳赤,坐立不安。她这才相信部分健身教练“第二职业”的传闻确有其事,他们白天在健身房里专业地指导着那些满身松弛的女人挥洒汗水,夜幕来临之后,又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她们消耗多余的卡路里,只要有熟人牵线,只要有钱。

    旬旬不认识人,又觉得局促,坐不了多久就动了要逃的念头,可这个时候姗姗来迟文涛的文涛出现。他和曾毓打了个招呼,就施施然坐到了她和旬旬中间。

    一开始他只是礼貌性地和旬旬寒暄了几句,旬旬紧张得不行,回答最简单的问题都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窘得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文涛却始终显得耐心而温柔。他主动提出和教旬旬玩骰子,旬旬欣然同意,接下来就是一局又一局的输,一杯又一杯地喝。她从来就没有喝过那么多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有多少,只知道紧张的情绪渐渐消失于无形,身边的人声逐渐模糊,人影也变得和灯光重叠。

    一直坐在她身边的曾毓不知道去了哪里,周围似乎一度十分安静。玩骰子的游戏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也记不清了。旬旬好像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踏踏实实睡了一觉,没有噩梦,没有惊恐,没有突然闯入的小偷,被无数意外交织而成的明天。然后她醒了过来,或者是徜徉在一个更美妙的梦境里,有人拉着她的手在光怪陆离的海市蜃楼里转着圈子,她说话,一直说话,自己却听不清自己再说什么,她只知道身边有个人,不会插嘴,不会打断,只是倾听。是谁说的,他有一座颠倒的城池,只有他自己住在里面,现在他把这座城双手奉上,只要她愿意相信。

    他们在这座城里依偎交缠,肌肤相贴,旬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活和自在。

    这一切在旬旬徐徐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时戛然而止。她的城随光影而逝,如浮土崩塌。一切的美好消失于无形,余下来的只有胃部的阵阵不适和剧烈的头痛。她身无寸缕地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醒过来,身边是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或者是“男孩”。他背对着旬旬像个孩子一样弓着身子酣睡,更让她无比惊恐的是,他不是她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旬旬翻身下床,脚下一不小心踩到被扔在地板上的衣服,那是一件印着她所在健身房LOGO的T恤。她不敢相信自己昨晚上真的做出了寻欢买醉的疯狂行径,像一个可悲的女人一样用钱来交换年轻男人的身体,然而事情上她的确那么做了。

    部分理性回归躯壳之后,旬旬坐在床沿,她能够肯定的是,身边的这个人不是文涛。这个判定结果好一面在于她免去了和一个半生不熟的人上床的尴尬,但更杯具的是和一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发生关系之后会出现什么状况,她想象不出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旬旬后悔、自责、迷茫且恐慌,她不知道春宵一度的资费是多少,要怎样才能让这件事彻底终结?她用最小的动静给自己套上了衣服,始终都没有勇气再多看他一眼。离开之前,她想了又想,最后头脑一热,趁着脑袋未完全从酒精的侵蚀中复苏,掏出父亲死后留下来的那笔横财,将旧信封悄然放在他的枕边。如果不是被生活逼到走投无路,没有谁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那些钱原本就不是她的,就让它去到更需要的人身边。这就是旬旬能够回忆起来的一切。

    事后,旬旬足足担惊受怕了几个月,一时担心那个人会找上门来,以她的隐私大肆要挟,一时又害怕自己留下了作案证据,成为公安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