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旬旬一觉醒来天已泛白。正逢周六,邵佳荃和池澄去看望了外婆后,打电话邀请谢凭宁夫妇一块吃饭,顺便叙旧。因为这一天旬旬照例要回娘家,谢凭宁也没有勉强她同去。旬旬暗自庆幸有个合理的理由抽身,邵佳荃和池澄这一对总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压力。曾院长也在家休息,他最近的身体不太好,老觉得头晕。作为一个继父,曾院长是称职的,他对旬旬虽不像对曾毓一样想教训就教训,爱怎么管就怎么管,但已尽力做得了一视同仁。曾毓有的,通常也不会落下旬旬那一份,对旬旬的态度也是温厚有加。看到他身体欠佳,旬旬颇为担忧,陪他说了会家常,正赶上曾毓也回家吃晚饭。艳丽姐许久没做那么一大家子的晚饭,直说累得够呛,饭后搁了碗就拉着曾教授出去散步。

    “她直接说懒得洗碗不就好了,还扯什么饭后百步走的科学依据!”曾毓一边收拾桌子一边不以为然地对旬旬说。

    旬旬站在厨房水槽前卷起衣袖,笑笑没有说话。嫁给曾院长是艳丽姐这辈子做得最靠谱的一件事,她前半辈子吃的苦太多,现在想要把从前缺失的都弥补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现在曾教授的身体每况日下,艳丽姐对他照顾得也算周到,为了陪他,连最爱的广场交谊舞聚会都不去了。其实这些曾毓也知道,只不过口头上不奚落几句就不舒心。

    曾毓倚在厨房门口看旬旬洗碗,嘴里“啧啧”有声。“我看你们家谢凭宁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吧,娶到你也算是一举多得。”

    当初的“夺夫事件”并没有导致曾毓和赵旬旬彻底翻脸,事后曾毓只是对艳丽姐的所作所为颇感不齿。因为在长期观点不同的争论中,曾毓太了解赵旬旬虽然脑子里有很多灰色而奇怪的念头,但绝不是个龌龊的人。更重要的是当年的曾毓风华正茂,年轻气盛,她本来就不喜欢谢凭宁这一款,对长辈的热心肠也不胜其烦。赵旬旬嫁就嫁吧,不但气不死她,她反倒为旬旬惋惜,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就掉进婚姻的泥沼里。

    “对了,昨天上午你打到我账户的钱用不用拿回去?”见旬旬不打算顺着她的话题讲下去,曾毓又想起了一桩事。

    旬旬擦干最后一个碗,洗净了手,才回答道:“不,先存你那。”

    “危机还没解除?真有老情人出现?”

    “是有人出现了,不过那个人是他小姨。”旬旬想了想又补充:“还有小姨夫。”

    曾毓笑,“我没说错把,你这人就是想得太多。既然如此,现在还有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那是一对比你和我都还要年轻的小姨和小姨夫。”旬旬解开围裙,“恐怕这一次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糟。”

    “难道所有的女人在已婚后都会将比自己年轻的异性当做假想敌?哪怕那个年轻的异性还是老公的亲戚。”曾毓嘲笑。旬旬平静地说:“是亲戚,一个名字缩写被他当做密码前缀的亲戚。”

    “不会吧?”曾毓这下来了兴趣。“他要是真和什么小姨有一腿,还会让你知道他的密码?

    旬旬平时缴纳家里的水电燃气和电话费用的都是谢凭宁的网银,密码的前四个字母就是PNJQ,过去旬旬难以理解这几个字母的含义,偶尔无意中看到他登陆邮箱,一开始敲的也是这几个按键。谢凭宁从不避讳赵旬旬,也没有向她解释过密码的来由,如此笃定,无非是认定她不会从中察觉什么。可事实上,当他第一次说出被他称作小姨那个人的名字时,作为妻子的旬旬心里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谢凭宁不是个浪漫的人,他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写进一串必须记住的符号里,婚后也没有想过更改,可见这个人在他心里的地方一定非常特殊,至少曾经是那样。

    “那他知道你知道吗?”曾毓费劲地说。

    旬旬摇头,她猜想或许这就是谢凭宁当初选择她的原因。否则她也解释不了相亲那天和艳丽姐一块糗到极点的她如何博得绩优股的青睐,总之不会是因为她那张脸,当然,旬旬绝不丑,可第一次见他那天,她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像鬼。谢凭宁眼里的妻子一直是个柔顺而简单的女人,日久天长,旬旬也差不多习惯了这个角色,觉得自己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自大而无知的男人啊,我替他可怜。”曾毓说。“你不打算做点什么?”

    旬旬说:“没想好。”

    她该做什么,他真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