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层皮,再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半点儿真心!离婚你不哭,被我玩了又甩也不哭,跟着要掏出老本来替你妈擦屁股你才懂得掉眼泪!你是我见过的最阴暗的女人。”

    旬旬听不下去,扬起空出来的那只手想要抽他一巴掌,再度被他格下。

    “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你看我对你多了解。可是我就是搞不清你们女人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打人耳光。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即使我喜欢你,即使你昨晚让我那么满意,但这一巴掌你想都别想。”

    他说着,又在她面前挥舞着那个钱夹,“这里面现金和银行卡加起来一共有四万块,你确定不需要?用不着客气,过几年你就未必值这个价了。”

    旬旬喘着气一言不发,她心里想,神啊,如果真有神灵的存在,她愿意用折寿几年来换他立刻消失在眼前。

    可是鸟不生蛋的地方连移动信号都没有,神的恩赐又怎么会覆盖到这里。

    “有骨气,我更爱你了,但是你最好不要后悔。”池澄往后退了一步,作势要当着旬旬的面将钱夹扔下山去,然而谁也没想到因为这连日下雨的缘故,山石上覆盖的泥土有了松动,他站的位置本就很险,投掷的动作使全重心倾斜,脚在湿漉漉的草叶上一打滑,整片浮土在他脚下崩塌。

    身后的灌木丛挡了一下,可是哪有承受得了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被他扣住手腕的旬旬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往前栽倒,然后身子猛然往下坠,一沉,两眼一黑,伴随着无数碎土地和树枝坠落的声音,她本能地用另一只手去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就在万念惧灰之际,下坠的势头忽然一顿,好像有什么东西将她钩住,紧接着被抓住的那只手一松,等她稳住身体,只听见一声闷响,周围只剩下自己倒悬在不上不下的半空中。

    那一霎,旬旬只觉得什么都被抽空了。脑子是空的,仍然保持下垂姿势的那只手是空的,躯壳内某个角落也是如此。喊不出来,没有眼泪,来不及惊恐,也不是悲伤,甚至感觉不到痛楚,只有山风带着冰屑呼啸着洞穿而过。兴许他是对的,她真的是一只空心的稻草人,忽然之间最可恶的小丑都消失了,只余稻草人挂在荒野里,张开手,怀抱终日空虚。

    她抱住了一根碗口大的树干,这才发觉是背后的登山包挂住了枝梢,勉强逃过一劫。她在不间断的碎石声中,屏住呼吸艰难地调整自己的姿势,总算在树干无法支撑之前,将原本的倒悬变为相对有利的正面攀缘姿势,惊出满身的汗。

    原来他们方才所站的平台边缘确实是悬空的,但并非她想象中的万丈深渊,垂直向下的高度大概只有两三米,然后山势就缓了下来,呈现一个向下的坡度,同样被无数茂密的植被所覆盖,以至于旬旬看不清池澄究竟摔在什么地方。

    她大声地叫他的名字,怎么也不信像他这么可恶的人会顷刻之间粉身碎骨。

    电影里的恶人永远留着一口气折磨别人到最后一分钟。然而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隐约的回声传入耳里。悄然无声才是最深度的绝望,她再恨他,前提也必须是他还活生生地存在,而不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宣告终结,这比跟前的处境更让她恐慌,旬旬不由得悲从心来。

    冬日的山上,天黑得早,原本就乌沉沉的天空益发地暗了下去。连日的雨将岩层上的泥土都泡松了,即使暂时无碍,此处也绝不宜久留。

    旬旬不敢寄希望于被人发现,抬头看了看头顶,判断着往上爬的可能性。事实上她距离上方的平台并不太远,只要有借力的地方,虽然存在危险,但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尝试着将脚掷到上方的一个支撑点,那是另一棵树和山体形成的夹角,一点点将身体的重量转移,又是一阵窸窣的声响,无数小石块、碎泥土和残枝雨点般纷纷往身下落,但她基本上是站稳了。

    就在此时,旬旬好像突然听到了几声极低的呻吟,她一惊,脚下险些打滑。

    “池澄,是你吗?”

    风声呜呜,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刚升起的希望又熄灭了,正打算四处寻找新的落脚点,微弱的声音再度从身体的下方传出。这一次她听得很真切。

    “你嫌我摔不死啊?再弄得我一头一脸的泥巴试试。”

    旬旬又哭又笑,她的声音听起来离得并不是太远。

    她手脚并用地往下,脚下的动静免不得引来他时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